荆禾

HDDP_万千宠爱 十八流作家。

《听听妹妹说的吧!》(中篇)长得俊,甜甜甜,现实背景

甜甜甜,主小橘妹妹视角,必须HE,现实背景,轻松欢乐)

短篇,分上中下篇~自带:上篇 。 和   小粮仓。

——请听听妹妹说的吧!

——我,一个貌美如花的十八岁单身少女,真的很难控制自己的哥哥花式秀恩爱!

作品纯属虚构,不要上升真人喔(爱你们


05

“妹妹戴这个真好看。”尤长靖放下手中的小玩意儿,朝我走过来。他走到我背后,随即感到脑后的发绳被轻轻地移动了位置,“这样就更好看了,妹妹很合适这个颜色喔。”

 

尤长靖的夸奖有一种魔力,他弯弯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满满的真诚和笑意会让你觉得他不可能有一丁点儿的欺骗,即使他夸你是世界上最美的人,你也会无条件地相信他,心甘情愿地迷失自己。

 

“林彦俊,你看妹妹戴这个好看吧?”尤长靖朝远处的林彦俊喊。

林彦俊正伸手在捏饰品店门上的一只尖叫鸡,明黄色的塑料鸡发出刺耳的噪音。“干嘛?”他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晃晃荡荡地走过来,一把揪了一下我的发绳,“还行吧。”

他用力很大,发绳一下子就歪了,一点不像尤长靖那么轻柔细心。

 

看看!这就是亲哥和长靖哥的区别,老天爷给我换个哥哥吧!

 

“快点哎,我看这些长得都差不多。”林彦俊很不自在地挠了挠后颈,他一身很酷的深色系便装,站在全是粉粉嫩嫩的饰品店里显得格格不入,显然他很难受。

“闭嘴,你这个人能不能有点耐心。”尤长靖瞪了他一眼,林彦俊立刻像瘪了气的气球,转身继续去玩他的尖叫鸡。

“你脾气真的有够差的哎。”林彦俊软软地小声别了一句,“老了以后肯定是个差脾气的小老头。”

 

看林彦俊吃瘪是我这个亲妹妹此生的快乐源泉之一,于是我心情愉悦地想要气他一气,故意挑得很慢,这个摸摸,那个瞧瞧。

“长靖哥,这两个哪个好看?”我拿着一个发绳给尤长靖看。

尤长靖很仔细地看了我手里的发绳,又瞧瞧我头发上的,拿走发绳时指尖扫过我的掌心。他对着镜子把发绳放到我头上比较了一下,看起来很慎重,仅仅是对一个头绳:“我觉得头上的很配你的气质,但是两个都好看,毕竟妹妹长得很漂亮。”

一听就在哄我,但是就是让人很受用。我突然有点羡慕林彦俊,每天活在尤长靖身边的人被这种温柔包围着,是有多幸福。

 

为了气林彦俊,我挑了整整二十分钟才决定两个发绳都买,买的时候林彦俊主动过来付钱,一付“两个发绳哥哥还是买得起”的模样,很欠揍。

他刚刚付好钱,突然像看见什么新奇的东西一样笑了起来,伸手在柜台上取下一个粉红色的兔耳朵头箍,粉嫩嫩的,一看就是小女孩的玩具。

 

“哎,尤长靖,这个很适合你喔。”林彦俊举起来给身侧的尤长靖看,嘚瑟地晃着,“戴上试试?”

 

“不要!”尤长靖推一下林彦俊的肩膀,笑着打了他一下,“幼不幼稚?”

 

“很合适02年的小朋友,是不是?”林彦俊往尤长靖身边凑,试图凭借自己半个头的身高差制服他,“戴一下,戴一下。”

那模样真像青春期的男孩在贱兮兮地逗一只急了会咬人的兔子。

 

“我看你更合适,上次是谁戴兔子头套不愿意摘下来?”

 

不得不说,两个大帅哥为一个粉红色头箍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画面真的很养眼,肢体动作一点都不避嫌,躲躲抢抢,几次都像贴在一起,幸亏是在小店铺里,不然一定会引起围观和花季少女的集体尖叫。

看店的中年老板娘看得眼睛都直了,似乎手机里的宋仲基都不足以吸引她的兴趣。

 

最后服输的是尤长靖,可爱的粉红色兔耳朵被戴在了微卷的短发上,还被林彦俊拉着两个人自拍了好几张。

突然,林彦俊把手机给尤长靖:“你帮我拍一张照片,就拍我站在这里拿着兔耳朵递给你的样子。”

 

尤长靖不明所以地拍了。照片里,林彦俊站在少女心爆棚的粉色饰品墙前面,拿着一只兔耳朵头箍看向镜头,黑色的直短发一侧稍稍盖过眉角,凌冽的少年感简直要冲破镜头,眼神里带着三分宠溺三分青涩,勉为其难地算他有点帅。

 

林彦俊当场发了一条微博,配着这张图,文案是:

——要我帮你戴吗?你怎么样都好看。

 

在台湾,男性女性的“你”都可以用“你”,但是特指女性的话,会用“妳”,强迫症如林彦俊每次都分得很清楚。

粉色兔耳朵怎么看都是只能给女粉丝戴的。

 

“你很会哎。”尤长靖搭着林彦俊的肩看他一个字、一个字敲微博,“怎么这么会撩?”他揪了一下林彦俊的耳朵。

“谁会撩?上个月谁在发布会和女粉丝卖萌学猫叫?”林彦俊没好气地问。

 

“吃醋咯?”尤长靖笑了一下,在他耳边说,“你要敢叫别人给你拍这张——你死定了。”说完手背朝上,在脖子上划了两下。

怎么听,都有几分暧昧不明的味道,配上林彦俊和他对视后浮现的酒窝和心领神会、满满笑意的眼神……

 

我靠,我在想什么。

我哥哥是宇宙第一直男!这只是社会主义兄弟情!

我喝了一口冰果汁,努力让自己清醒一下。

 

06

第三天林彦俊有工作要做,我一个人在酒店里吹着冷空调上网,中午和林彦俊去蹭酒店的自助餐,被他嘲笑吃得跟猪一样多。我吃到了自己最喜欢的海苔肉松卷,瞥了一眼他堆得像小山一样的饭,心情难得很好地没和他计较。

我偶尔真的不想承认林彦俊是我哥哥,他连对着自助餐的餐盘都要自拍,自拍还不够,还要让我给他拍。

林彦俊拿着叉子叉着一大块五花肉,瞪大眼睛做出张大嘴巴想要塞进嘴里的模样,咔嚓一声被记录下来。拍完他就一边大口嚼着油腻的五花肉,一边兴致勃勃地在微信里传照片。

用脚想都知道是传给谁。

 

“哎,你看这张照片,是不是很傻。”吃着吃着,林彦俊把手机举到我面前,憋着笑舔了舔下唇。

屏幕上是尤长靖捧着一只水果沙拉的碗对着镜头嘟嘴卖萌的照片。

我发誓当我伸出手指点屏幕的那一刻,我只是想放大看看那只碗里到底装了什么水果,谁知道照片就一下子退回到了聊天页面。

 

随即我美丽的大眼睛就被亮瞎了。

因为我看到之前我哥发了一句:饿了,想你了。

尤长靖:想吃什么?

林彦俊:吃什么都可以吗?

尤长靖:乖,去吃饭。

 

现在的年轻人聊天都这么恶心的吗?我和我闺蜜都没这么腻歪!现在的女孩子都在“叫爸爸!”“乖儿子”,男生反而逆流而上?

我强装镇定地重新点了一下屏幕,把照片放到了全屏。林彦俊正出神地在笑,没发现我戳了两下屏幕。

我看着林彦俊的这张脸,回想了一下刚刚略带撒娇口吻的话,突然觉得有点反胃。

 

“不好笑吗?”林彦俊拿回自己的手机,敲了几个字,抬头问我。

我摇了摇头:“不好笑啊,长靖哥不是蛮帅的吗?”

 

“明明很好笑哎!居然还卖萌,哼,傻傻的。”

 

——现在说傻?刚刚是谁看着照片笑了老久,一副很受用的模样?

“长靖哥卖萌也比你好看。”我咬了一口意面。

 

“喂,你是谁妹妹?”林彦俊孩子气地追问,“你夸尤长靖帅,都不夸我?”

“OKOK,你最帅——才怪!”我咬牙切齿地回答他。

 

下午林彦俊又去工作,我懒得冒着大太阳出去,继续一个人优哉游哉地刷手机,享受高考完的惬意午后。

临近傍晚的时候接到尤长靖的微信语音。

“妹妹,半个小时以后我在酒店大厅等你喔。我听朋友说附近有个夜市很不错,带你去吃,记得绑头发、带上包——还有穿件带袖子的衣服,不然晚上会有点凉。你别事先告诉林彦俊喔,吓他一跳。”

 

尤长靖在叮嘱人的时候,慢条斯理的,绕人的口音故意讲得字正腔圆,听到最后一句甚至可以想象出他露出狡猾灵动的笑。

 

我收拾了包,穿上短袖连衣裙下了酒店的楼,远远就看见尤长靖坐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冲我招手。

他穿了一件水蓝色的短袖,胸口印一只卡通的小白兔,露着门牙在啃红萝卜。水蓝色的短袖很合适尤长靖,显得他很白皙,荷尔蒙中混杂着软软的可爱。

我和尤长靖一边聊天等林彦俊,很容易感觉到他是在陪我聊天,因为他一直在迁就我的话题,很捧场地一直笑一直问,一双眼睛很专注地盯着我。和尤长靖聊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很过多久就看见林彦俊从酒店大门进来。

 

林彦俊一开始是没有看向我们这边的,穿一件不符合温度的街头风外套,戴着戒指的手插在黑色紧身裤口袋里,面无表情地大步流星,维持着低气压走起来带风。

然后这个很酷的林彦俊似乎余光中看见了我们,他转过头来,那一刻他眼睛里迸发出难以掩饰的惊喜,嘴角随着两只深深的酒窝不自觉的上扬。

 

林彦俊朝我们走过来,方才的酷guy气场在瞬间放晴,消失得无影无踪,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我很有自知之明地清楚林彦俊并没有这么想看见我这个妹妹。

他只是一把揉乱我扎了很久的马尾,漫不经心地来了句:“今天怎么扎头发了?”

期间,可恶的林彦俊的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尤长靖一刻,就好像看多久都看不够一样。“哎,尤长靖,你怎么来了?”他问。

 

“你不是说你饿了吗?”尤长靖从沙发上站起来,挑挑眉毛,“走,哥哥带你吃好吃的。”

林彦俊伸手在尤长靖脸上捏了一下,轻轻的,带着几分宠溺的语气:“那我一定好好尝尝喔。”

 

尤长靖没开车来,因为不好停车,他不知从哪里弄来一个杭州共享单车的账号,给自己刷了辆共享单车,然后把自己骑来的那辆带后座的单车给了林彦俊。

杭州的傍晚很繁忙,街道上川流不息,到处是匆匆行走的路人。夕阳落得很美,在茂密的树叶间斜斜地洒下来。我们这两辆单车在陌生的马路上绕来绕去,恍惚间会以为是一段偷来的时光。

我坐在林彦俊的后座上,听着林彦俊朝领路的尤长靖喊:“喂,尤长靖,你不会迷路吧!”

“才不会!你是白痴啊!”

单车摇摇晃晃的,我穿着裙子侧坐着,一边抱着林彦俊的腰,一边双脚在空中荡来荡去。

“你不要晃来晃去的,小心掉下去。”林彦俊回过头来警告我。

 

我偶尔会想,这个一米八几的大男生真的是我的哥哥林彦俊吗?他比我大几岁,从比我高一点,到高一个头,现在比我高将近两个头,甚至要比爸爸都高了。

大多数人见到林彦俊,一开始都会觉得他很凶,板着脸很不好相处。只是我和他一起生活了十八年,他经常怼我,经常被我怼,经常鄙视我,经常被我鄙视,我们经常在爸妈面前一言不合就兄妹情破裂……

 

但是我总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小学的时候我每天坐在他的单车后座和他一起放学回家,后来他上中学了,还是每天来学校门口等我,一脸凶神恶煞地站在校门拦截我,以至于有不熟的同学问我是不是被恶霸欺负。

我被男生给气哭,林彦俊二话不说第二天把那个男生揍了一顿,被爸爸罚跪了一夜;考试考砸被妈妈训斥,我躲在房间里掉眼泪,结果林彦俊伸出一颗头问我他牛奶倒多了没法处理要不要喝;初中时我做不完暑假作业,他帮我写作文,我没看就交上去,结果被老师笑了三年,因为六篇作文的题目全部都是《我有一个帅哥哥》……

 

唉,有些回忆果然不值得细细推敲,因为我哥林彦俊在我的回忆里真的高大不超过三秒。

那个在视频里看到他说“我的妹妹由我来守护”以后心酸得热泪盈眶的人不是我,毕竟在下大雨的时候劝我出去淋淋雨、植物浇水好长高一点的也是他。

 

他的性格中天生带着不天真的单纯,他喜欢一个人就会抱他,讨厌一个人就会远离他,做不来虚假,做不来伪装。

 

林彦俊的灵魂很自由,所以如果有一天他被一个人圈住了,他一定是心甘情愿的。

 

 

 

07

到夜市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暗了,只有隐隐的深红色的天际的那一边藏着。各色的招牌和灯光让这里宛如白昼、让人眼花缭乱。

我们先买了些轻便的小吃,一边走一边逛,在拥挤热闹的人群里像鱼一样穿来穿去。

 

“林彦俊真的很难控制哎。”尤长靖在林彦俊第五次一溜烟就找不到人影后无奈地对我笑,“又跑远了。”

 

“找不到就不要了,重新找个哥哥,不亏。”我插了一只臭豆腐放进嘴里。

“妹妹,你有没有看到抖音里有那种爸爸出门牵着小孩用的弹簧小绳子?”尤长靖比划了一下,“就两个人都系在手腕上,连着走不丢的。”

“有哎。”我点点头。

 

“要不给林彦俊也栓一个吧。”尤长靖佯装认真的表情很真实,好像真的在认真思考。

“那会不会很有遛狗的感觉?”我想想就觉得很爽,毫不留情地笑了。

 

“妹妹你很聪明喔。”尤长靖绷不住认真脸了,陪着我一起笑起来。

 

“啊,在那里。”尤长靖忽然盯着一处自言自语。

“哪里?”我顺着尤长靖目光的方向看过去,只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人,每个都长得差不多,都只有一个乌黑的后脑勺。

 

“那个啦!站在棉花糖铺子那里的。”

我眯起眼睛用力地看,才发现远处的棉花糖铺子下面好像是有那么一个疑似林彦俊的黑色影子。

“长靖哥你怎么在那么多人里一眼就看到我哥,好厉害。”我有点佩服尤长靖的眼力。

 

“因为那是林彦俊嘛。”尤长靖笑了,像在回答一个理所当然的问题一样。

当林彦俊拿着一支粉红色的大棉花糖从人群中挤过来的时候,我感到好像天上的星星都失踪了,它们都化作星光,落进了尤长靖的眼睛里。

 

“你是哄小孩吗?”尤长靖一边说着,一边还是接过了那支棉花糖。

林彦俊俯身拿牙齿撕了一块,用舌头舔进嘴里:“就是看它有点眼熟,很像你。”

 

“怎么像了?”尤长靖眨眨眼睛。

“虚胖哎。”

说完,林彦俊就欠兮兮地笑到掉头,一个侧身躲到矮个子的我身后。

 

“你很讨厌哎这个人!”尤长靖把棉花糖往我手里一塞,就追着去打他,软绵绵的拳头落在林彦俊身上。林彦俊看起来在躲,其实更像是纵容尤长靖往他怀里撞。

我的印象中,男生之间互怼不应该是扯着脖子往地上按吗?

怎么到了林彦俊和尤长靖这里,看起来像是打情骂俏一样??

我不懂。

 

我哥林彦俊平时破事儿很多,比如他的房间可以乱得像狗窝一样,但就是不许别人躺他的床上;他可以抱着我们家的狗一起睡觉,但是从来不和任何人睡在一个被窝;他吃过我们家小萨摩耶的狗咬过一口的狗饼干,但是从来不吃不愿意吃别人吃过咬过的东西。

所以当我买了两串麻辣羊肉串,被辣的直喝水以后,我根本没想过林彦俊有可能帮我解决掉这两串羊肉串。

 

“自己作死买的羊肉串要自己吃完,女生应该有担当。”林彦俊幸灾乐祸地看着我。

“谁要给你吃了!”我不服输地一边哈气一边瞪他。

 

最后还是尤长靖笑眯眯地把我手上的签子拿过去:“好啦,我喜欢吃这个,妹妹能不能让给我?”

尤长靖简直是天使版的哥哥。

当然了,那时候我还不认识尤长靖的妹妹,那时候我还不知道尤长靖平时怎么和他妹妹在家互怼。

果然,哥哥都是别人家的好。

 

林彦俊很爱玩一些打枪、捞东西之类的小游戏,而尤长靖似乎对吃的更感兴趣。他一看见灯光下油光闪闪的食物就会眼睛发光,露出一副很想吃的表情,很真挚,让人觉得那些被他看中的食物也很荣幸一样。

没过多久,我们三个人的手里就拿满了食物。

 

“哇,炒年糕哎!”尤长靖盯住前面的一家炒年糕店,很兴奋地凑过去,顺手就把手上咬了一半的蛋黄饼塞进了林彦俊手里。

林彦俊利用身高优势更快地看清标牌,问尤长靖:“尤长靖,你吃中份还是大份?加火腿吗?”

“大份,加火腿!”

因为拥挤在店门口的人真的很多,等年糕的人和点年糕的人混在一起,人声嘈杂,所以点单变得有点困难。不过很瘦的大高个林彦俊很容易挤到前面去:“好,老板,要一份中份炒年糕加火腿和蔬菜,谢谢。”

原来,林彦俊愿意吃狗饼干也不是个巧合。

 

林彦俊一副很骄傲得意、等待夸奖的模样,就差屁股后头长出一根狗尾巴供他疯狂摇晃了,很像等待被主人奖励的大型犬。

摸一摸毛就会满地打滚的那种。

 

林彦俊同学,请你清醒一点好吗?

你的得意和显摆完全来源于尤长靖愿意给你这个表现一下的机会,不然哪轮得到你?当我们都傻不成?

 

我站在人群的外围,没有想要挤进热锅一样的人堆的打算,站在一个屋檐下等他们两个得糕归来。一边喝着珍珠拿铁茶一边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也就看见了那一幕。

尤长靖在盯着年糕在铁板上翻炒,而林彦俊盯着尤长靖的脸在出神,看着看着,拿起手中的蛋黄饼在尤长靖咬过的地方接着往下咬了一口,咬完一口又一口,吃完还把纸揉了,低头喝了一口手里的鲜芋西米露。

在我的印象里,林彦俊在奶茶铺没有买喝的,那杯鲜芋西米露是尤长靖买的,而上面只插了一根吸管。

 

我的妈。

我哥的洁癖被狗吃了吗?

 

“林彦俊,我的蛋黄饼呢?”端着炒年糕的尤长靖一声高分贝的质问把我拉回现实。

林彦俊耸了耸肩,一脸无辜:“怕你吃胖,替你解决了。”

 

对不起,我哥哥是假的,能假一赔十吗?

算了,假一赔一吧,十个林彦俊太能吃,我们家养不起。

 

 

如果和尤长靖在夜市待半个小时以上,就不难发现,尤长靖即使对食物表露出超人的期待和热爱,但他吃的很少。

他嚷嚷着买来的一盒炒饼,他就只吃了一口而已,剩下的美味都进了我和林彦俊的胃里。诸如此类,他真正吃的东西甚至还没有我多。

 

“长靖哥,你不吃吗?”我把一份糯米饭递到尤长靖跟前,“你吃的好少。”

 

“我有在吃啊,就是不能多吃而已。”尤长靖走在我左肩旁边,比起林彦俊的高挑消瘦,尤长靖有一种健康的姿态,让人很有安全感,而他却说,“得瘦一点才行。毕竟——喜欢我的人都在看着我呢。”

说完他就笑了,我发现尤长靖真的很爱笑,说话前会笑,说完话会笑,好像不亲近这个世界就没法开口一样。

 

“不过妹妹不要学我,妹妹很瘦,又在长身体,要多吃一点。不要像某人一样。”

 

 

 

让人眼花缭乱的灯火在夜风中荡漾开来,微凉的风吹动我额前的刘海,在这样的时间里,人很容易陷入一种柔和的水光中,就像夏日将整个身子浸入清凉的泉水中一样。

正是夜市人最多的时候,我们坐在一旁的几张露天小桌边停留,林彦俊坐在我旁边,尤长靖坐在我对面,一根一根地扎着被厚厚橘红色酱汁包裹的辣炒年糕。他执起一根牙签递给我,然后端着盒子拿起下一根就要塞进嘴里。

 

“尤长靖,我要吃。”林彦俊把手里的章鱼小丸子放到桌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尤长靖的脸看。

 

尤长靖自然地把左手的盒子递到林彦俊面前。

哪知道林彦俊故意不接茬,一本正经地说:“我要那一口。”

 

他指的是尤长靖正准备塞进嘴里的那根年糕。

不知道那根热腾腾的辣年糕知不知道自己这么受欢迎。

 

周围的人群很吵闹,来来往往的行人花花绿绿,但那一刻都只像是背景音,模模糊糊地听不清楚。

“我就看那只比较好吃。”林彦俊很固执地又重复了一遍。

 

我正对尤长靖坐着,我背后海鲜店的浅黄色灯牌散发着明亮清浅的光,打在他那张有蛊惑人心魔力的脸上。

处在大男孩和男人之间模糊的界限,五分入骨的成熟,三分明媚青涩的少年气,还有两分眸子里的光,我从他眼睛的倒影中看见了林彦俊。

 

尤长靖几乎是一下子笑了,一个看似无奈却饱含万分温柔,像一个慢动作,在唇边绽开。他笑起来眼睛也是弯的,眉脚也是弯的。

“好吧,让给你了。”

尤长靖用手把刚到嘴边的食物伸去,林彦俊没用手接,倾身拿嘴吧唧一口衔走,吃完还舔唇角的酱汁。

 

“妹妹没吃饱了吧?”尤长靖问我,“还想吃什么?”

 

林彦俊拿着竹签使劲儿扎一个圆圆的小丸子,非要把它千疮百孔,抬起头来:“我也没吃饱。”

 

“没问你啦!我问妹妹!”

方才有家炒面看起来特别好吃,但是当时人特别多,就没有停下脚步去买。“我想等会儿去排刚刚的炒面,刚刚进来的时候那家。”我说。

 

“好啊,我也很想吃哎!”尤长靖又露出那种谈起吃的时会有的笑,“吃酱油炒的好不好?听说这种炒面,酱油的比辣椒的味道好。”

 

“我也喜欢吃酱油的!”我忍不住想象炒面的香气。

 

“那里一直人很多的。这样,妹妹坐在这里等,我去买。”尤长靖说着就站起来。他比我大六岁,比林彦俊只大一岁,但他更像是大哥哥一样,不像林彦俊,是个没用的幼稚鬼。

 

林彦俊也站起来,去追尤长靖,回过头来警告我:“不准乱跑,听到没?”

我回他一个鬼脸。

 

夜市的街道上,人潮拥挤,我能在层层叠叠的行人中,看到那一抹水蓝色的衣料,以及那个高高瘦瘦的身影挤过几个人追上去。

一片漆黑的夜空像绸缎一样,再繁华喧闹的房间,都有安静的某个瞬间。来自小铺子蒸腾的烟一点点往上冒,暖色调的光给远处的人染上人间的烟火气。

 

明明人流是那样像浪潮一样让人眼花缭乱,但在那一刻,也许是十万分之一的巧合,透过衣角的空隙,我看见林彦俊在人群中牵住了尤长靖的手。

 

那个动作自然得像发生过千百万遍次,走到尤长靖身边,甚至没有低头,就握住了他的手,在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

 

 

我看着他们俩的身影慢慢消失在街角的尽头,消失在川流不息的行人中,才后知后觉地回过头。

 

作为一个十八岁智商情商都在线的女孩子,如果说,直到如今我都没有明白他们两个的关系,那一定是假的。

想清楚这一切的那一刻,心中一股微妙又温暖的气息涌上我的心头。

我应该早就明白了的,在我第一次见尤长靖那天,在林彦俊的目光里。


tbc.


这章比较长啦!然后下一章就完结啦~

预告一下下一章糖的浓度会比较高,咳咳,也许是在妹妹面前也没什么可以装的了吧。

然后文章里有re几个现实里的梗,咳咳。(捂脸)你们懂的?

话说之前蛮多小可爱评论说想要哥哥,我就是现实中有哥哥的女孩子,但是事实就是,哥哥都是别人家的好,我哥什么时候去当偶像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比小橘差远了OK!

爱你们))))我们是谁?我们今天都是小橘的妹妹!

评论(64)

热度(18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