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听听妹妹说的吧!》(上篇)长得俊,甜甜甜,现实背景

甜甜甜,主小橘妹妹视角,HE,现实背景,轻松快乐。

短篇,分几个部分连载。(自带小粮仓

这是来自林彦俊妹妹灵魂深处的吐槽:

——你们两个大男人干嘛搞这么暧昧!

——你们两个不要再秀恩爱了好吧!

作品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00

半年前,四月六日晚,我曾说过一句此生最打脸的话,比我小时候觉得我哥很丑还要打脸。

“哇哦!!!你哥和尤长靖拥抱哎!!!这也太gay里gay气了吧!!!”我闺蜜在我耳边捂脸尖叫。

 

“屁吧,我哥是宇宙第一直男,就算我单身一辈子他都不可能弯。”

 

后来想想——老天爷!对不起,我,貌美如花、正值大好青春年华的人气偶像天团nine percent林彦俊的妹妹,真的不想单身一辈子!!

 

 

02

高考完的二零一八年的暑假,获得了爸妈的允许,林彦俊决定带我去杭州玩一圈。其实我不是很想去,因为一个月前,我刚刚因为和林彦俊一起出门而受到女粉丝的人海攻击,我由于怕被他的粉丝围殴,瞬间演技大爆发,装作是女粉丝的一员,大喊:“林彦俊我爱你!!!!”才逃出重围。

后来每次想起这句话我都觉得恶寒,有点想呕吐。

但是反正身为林彦俊的妹妹,受了那么多困扰,怎么能不最大化地趁机沾沾我哥的便利呢?听说他在杭州录歌期间住的酒店是主办方提供的,非常豪华还不用交钱,不去白不去咯?

 

于是我就打包好行李,迅速坐火车投奔了林彦俊。

第一天他带我去鲁迅纪念馆边上的小吃一条街逛,还特意去了科举博物馆,让我在金榜题名前面拜了三拜,我笑他怎么这么迷信,他敲我的头说我缺心眼。

我从小和林彦俊一起长大,他大我没几岁,也没怎么欺负过我,兄妹关系尚为融洽。不过,他最讨厌的一点,就是他很臭屁。小时候,妈妈买回来的玩具,他都让我先挑,但是他每次都本着一种“我是你哥哥啊”的迷之优越感,叫人想揍他。

我不知道林彦俊为什么突然迷上了拍照,他拿着个傻瓜手机,一直叫我给他在各种景点门口拍照,一个背景,他能拍十几张,差不多的姿势,差不多的丑。

“你能不能把你的盲人墨镜摘了啊。”我白他,伸手去抢他的那副圆片儿墨镜,说真的,特别像庙门口算命先生带的同款,“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拍大片的姿势,很引人注目啊!”

林彦俊到底是不是个傻子?他以为这是在摄影棚吗?生怕粉丝认不出他吗?如果澄清不了我是他妹妹,我会不会被那些女粉丝围殴掩埋碎尸万段?

“叫你拍你就拍。”林彦俊把手机拿过去,蹲在树荫底下专注地欣赏,还对着垃圾桶自拍。

我吸了一大口冰奶茶消暑,去边上的饰品店逛一圈,买了一串手链儿,回来以后发现林彦俊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蹲在树荫底下看手机,一个人冲着手机笑得嘴都快咧到耳后根上面。

林彦俊这个人,爱耍酷,虽然心里很软,但是表面上对谁都是一副欠他钱的冷漠表情,很少见他对谁笑那么灿烂过。

我凑过去,他专注得很,竟然没发现我溜到他后面。

 

手机在微信界面,对面的人备注是:长靖。

 

对话框里,全都是林彦俊发过去的照片,随着林彦俊划着看发送进度,那个长度条和密度,我猜有百八十张,大多数都还在转圈圈。

忽然——最下面弹出一条消息。

 

——林彦俊!你智障吗!我流量都要被你刷爆了!

 

这个人真是说出了我的心声,我还没这么大胆直接地怼过林彦俊,真是出了一口恶气。

“噗嗤。”我一个没留神笑出了声。

 

“喂,你偷看别人发信息,很有意思喔?”林彦俊回过头来说着站起了起来,又回到比我高两个头的居高临下的高度,嘴角的两个酒窝还没有消退。

要是平时,他肯定得怼我好久,但是此时他好像心情很不错的样子,说了一句就转身去买冰沙了。

他拿着一大杯芒果冰沙走过来,叫我把冰沙拿着,然后拿餐巾纸擦了擦手,把左手戴着那根黑色骷髅的手链取下来放进口袋里,才又把冰沙接过来。

“林彦俊你吃个冰沙很有仪式感喔?”我笑他。

林彦俊倒是突然很认真地回答:“冰沙杯子都是水,把我的手链都弄湿了。”

哈?

林彦俊的手链没有上百条也有五六十条了,难不成这是什么稀罕的宝贝?我问他要来玩,他死也不肯给我。

 

 

 

03

林彦俊没跟我说这次的杭州之旅除了我们两个,还有第三个人。

所以当我第二天早晨跟林彦俊一起出酒店时看见尤长靖在冲我们挥手的时候,狠狠地吃了一惊。

我不追偶像练习生,因为我知道光鲜亮丽如我哥林彦俊,在私底下也很招人烦。但是偶尔会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看看他的视频,经常在他左右看见一个叫尤长靖的人,久而久之就眼熟了。

 

我还是第一次在现实里看到尤长靖。

 

是个白白净净的年轻人,乖顺微卷的棕色短发,笑起来的时候比电视上还要让人移不开眼,亮晶晶的很温暖。他穿了一件棕色的短袖和一双白色帆布鞋,背一只双肩包,看起来很舒服、脾气很好的模样。

 

在电视上很多人管他叫甜心,说他很可爱,不太高还有点胖,但是现实中从一个十八岁女生的角度来说,他比我高一个头还要多,很健康的体型,散发着清爽的男性魅力。

 

“嗨,你是林彦俊的妹妹吧?”尤长靖朝我走过来,笑眯眯地和我打招呼,和背后的阳光融合在一起,太过于有感染力,“你好,我是尤长靖。”

 

林彦俊露出了两个酒窝,推了一下他的肩膀:“喂,尤长靖,干嘛不理我啊!”

尤长靖看向林彦俊下一秒的表情就变得生动起来,像是有点佯装的凶:“不好意思,阴影太黑,没看见哎。”

我们三个人一起上了车,是尤长靖开来的一辆四人座的白色汽车,林彦俊坐在副驾驶座,我坐在后排。

开车的是尤长靖,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驾驶座边上拿出一盒香蕉牛奶递给我。

 我接了过去,随口问:“长靖哥,马来西亚十六岁就可以开车了吗?”

后视镜里,尤长靖笑了。

 

“我跟你说,他是无证驾驶,很危险的,犯法的。”林彦俊回过头来,一脸严肃地说,“所以你最好把脸挡住,不要被别人拍下来,不然你也会被抓起来。”

我没有想到尤长靖看起来很乖的样子,居然会干这种事情。

 

“哎呀,林彦俊你干嘛骗人。”尤长靖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拍了他一下,“我早就有驾照了!”

“你不是02年的吗?未成年人在中国不能开车哎。”

 

“那你不坐就下去!前面你过河就游过去好咯?”尤长靖笑着反驳他。

“没关系,我胆子比较大。”

“好啦,他骗你的,我二十四岁,早就有驾照了。”尤长靖在后视镜里看向我,笑着向我解释,又狠狠地给了林彦俊一记眼刀,“再胡说,我让你下去喂鱼。”

 

车在大桥上稳稳地行驶着,两边的河水在晨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车里冷气很足,阳光又很温暖,让人想要伸一个懒腰。我看向前面,林彦俊和尤长靖在说着些什么其他话题,时不时发出笑声。

 

莫名其妙的,我觉得在他们两个一来一去说话的时候,自来熟如我却插不进去一句话。

看着林彦俊坐在副驾驶上,长时间地侧着头看向尤长靖的侧脸,脸颊上的酒窝似乎一直都没有消失过,他专心而灼热的目光比清晨的阳光还要刺眼。

这还是我那个高冷的哥哥吗?

 

04

尤长靖说他除了巡演没有专门来杭州玩过,这是他一个远房亲戚家的车,他借来开。

“不然这么大的太阳,会把妹妹晒黑的。”尤长靖拿勺子舀了一勺芒果冰沙塞进嘴里,“像某人那么黑,就晚了哎。”

尤长靖不像林彦俊,不会一点也不客气地连名带姓地喊我,他喊我“妹妹”,也许是对“林彦俊的妹妹”的一种简称吧。他的马来西亚口音混合着台湾腔,很有意思,软绵绵的带着一股韧劲儿,让人一直想听下去。

 

“妹妹”这两个字在他唇齿间绕了一绕,像一朵棉花糖一样甜,瞬间把林彦俊那张臭脸给比了下去。

 

刚刚我们在西湖转了一圈儿,外边很晒又热,所以一起躲进了这间冷饮店。店里很凉快,尤长靖主动说要请我吃冷饮,所以我毫不客气地点了蓝莓冰沙和抹茶冰淇淋。

尤长靖自己买了一杯芒果冰沙,林彦俊说他要一杯抹茶冰沙,结果被尤长靖拒绝了。“你自己买去,我只请妹妹。”

结果好像因此林彦俊有点黑脸,酸里酸气地对我说:“哟,妹妹——你吃这么多冷饮会不会拉肚子啊。”

我完全不理会这种阴阳怪气的林彦俊,他一直幼稚得很,小时候不和我争东西、装大人,长大了反而像小孩。

 

吃冰沙的时候,我一直拿着手机在看,反反复复地回同学的微信,顺便刷刷微博。耳朵里听着林彦俊和尤长靖在讲话。

从他们两个昂长的、夹杂着笑声和互怼的对话里,聪明如我理清的事情的脉络。这一段时间nine percent团体活动比较少,所以队员各自有各自的安排,尤长靖回了南京的母校,顺便有一段休息期,知道林彦俊和我在杭州,就来了杭州。

虽然我没弄清我来的第二天他就出现,到底是巧合还是计划。

 

吃完冰沙,我们在西湖边上逛,大片大片浓密茂盛的绿色枝丫在头顶映出细碎的光影,阳光灿烂得让人感到不真实,微风吹拂,蝉鸣作响。

我是个重度奶茶爱好者,手里拿着一杯珍珠布丁奶茶喝,结果又被林彦俊这个家伙怼。“你不要喝这么多带糖的奶茶了,喝多了会胖的,像某人一样。”

“喂,你们两个互怼,为什么总要带上我这个无辜的人呢?”我对林彦俊翻了一个白眼,看那家伙笑得很得意。

 

“好了,妹妹不要搭理他。”尤长靖笑着揽过我的肩膀,像要和林彦俊划清界限一样,说是揽过肩膀,其实并没有什么身体接触,恰到好处的礼貌动作让我忍不住转头看了他一眼。

 

我觉得尤长靖这个人很奇妙,如果第一印象他是个温暖的、清爽的、单纯的人,那么只要接触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他的一言一笑背后都散发着温柔的成熟,像咖啡一样醇厚,留有余香。

 

走了一会儿,尤长靖忽然叫住林彦俊。“林彦俊,你过来一下。”

林彦俊应了一声就走到他边上,身子往他身边倾。

尤长靖从包里拿出一瓶防晒霜,挤了一点乳白色的液体到指尖,然后点到林彦俊的左脸上,均匀地抹开。

 

“你流这么多汗,防晒霜都掉了哎。”尤长靖对林彦俊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和对我说话时“哥哥式”的语气不一样,好像总带一点撒娇似的口吻。

即使我觉得,我哥林彦俊才是那个被哄了还很受用的人。

 

林彦俊乖乖地任由尤长靖的手指在他脸上蹭来蹭去,要知道他有多宝贝自己的脸,从来不让别人摸的。他微微向尤长靖弯腰,耳边的碎发几乎要碰上尤长靖的额前的刘海,姿势极其亲密。

 

你们两个大男人就擦个防晒霜干嘛搞这么暧昧?

我站在一边很想戳瞎自己的眼睛。

 

“妹妹,你也要擦一点吗?”尤长靖问我。

“不要。”我坚定了拒绝了那瓶防晒霜。

 

在尤长靖伸出手给林彦俊擦防晒霜的那一刻,他的手腕上那条手链引起了我的注意。

尤长靖的手腕上那条黑色的骷髅手链显得他手腕特别白,是一条黑色的绳子串起来的,四周是编织的花纹,四角各有一个黑色的小骷髅,很精致。

即使款式略有不同,但那骷髅的做工,和林彦俊手腕上那串是一模一样的,怎么看都是同款同系列的。

 

神经大条如我,在那一刻心中忽然有一种直觉在慢慢氤氲,有些奇怪的,却很有说服力的直觉。

tbc.

碎碎念:我最大的梦想就是做林彦俊的妹妹,因为感觉做林彦俊的妹妹,就会得到林彦俊和尤长靖两个的宠爱。)

我眼中的尤长靖,并不是浅层的甜心、可爱、萌,即使可能为了节目和效果,很多人会放大他的这一特点。所以就想要从一个妹妹的角度,去写尤长靖的多面特质,写林彦俊和尤长靖之间两个男人的方式。

以及第一篇可能会有点短,后面的篇会越来越长的(比心)

如果喜欢这篇的话请告诉我quqqqq

评论(117)

热度(16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