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HDDP_万千宠爱 十八流作家。

《甜心的制霸攻略计划》(下篇01)长得俊甜甜甜连载

甜甜甜的连载又来了~
生病的甜心仍然很可爱。
下篇01到n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就看我什么时候写完quqqqq(捂脸)
总之从这里开始也许两只的感情就开始升华了ummmm
到底是谁被攻略呀,冷酷的制霸同学也许才是那个被牵动的人吧x毕竟,甜心是最大变量啊。
甜甜甜甜甜甜的长得俊~希望大家喜欢哦(悄咪咪说如果喜欢的话能不能评论我/////(捂脸蹲下))

下篇之零一
自从确定了想要攻略林彦俊这个计划以后,尤长靖反而心里七上八下的。以前会自然而然地搭上林彦俊的肩膀,现在反而难以伸手了,稍微碰到一下他的肩就像触电了一样。

本来心绪就乱七八糟的,又连着好几天没日没夜地和陈立农、李权哲他们一起练歌、准备舞台,累得七荤八素的。

这一场暴雨把尤长靖淋得够呛,尽管尤长靖一回宿舍,林彦俊就拿吹风机给他把头发吹干了,他还是冷得直哆嗦,连带着头也疼。尤长靖怕室友担心,更怕林超泽叨叨他,借口累了就很早爬上了床,钻进被窝里睡觉。

他迷迷糊糊地觉得浑身都冷,可指尖却一直发烫,明明盖了冬天用的最厚的被子,还是觉得冷,就只好尽力蜷缩起来,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在梦里,他好像梦见林彦俊了。梦见他刚刚进香蕉的时候的事情,或者说,不算一件事,而只是他单方面的。

那天中午,他坐在老师的办公室里等老师去拿新演出的资料。那是一件靠走廊的办公室,在一楼的拐弯角,沿走廊有一扇开敞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尤长靖百无聊赖地坐着等,忽然就听见外面有嘈杂的声音,就首先听到陆定昊在叫。

一群人,大约有五六个,带着笑闹声和对话声沿着走廊走过来,走到走廊的分叉口。尤长靖一眼就看见林彦俊了,也许是因为他当时染了银色的头发,像他后来一样,在一群黑发的男生当中很显眼。

他在笑,一边搂着陆定昊的肩膀,在说些什么,尤长靖听不清。尤长靖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这个人为什么别人都叫他冷彦俊呢?明明看起来也和大家处的还挺和谐的。

尤长靖发现林彦俊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很明显。

他们好像又在说什么,然后其他人就往右边宿舍楼那边走了,尤长靖听到林超泽说:“林彦俊你快点哦,我们先去食堂!”

林彦俊转过头来,笑着挥挥手:“好,我等会就过来。”

只是在他说完这句话的下一秒,他转过头来的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在那一瞬间褪色了。

尤长靖看着他,很难说清他刚刚还那么有感染力那么夸张的笑怎么就在一瞬间消失了呢,在转头的一瞬间。

林彦俊面无表情的样子气场真的很冷,他就面若冰霜地穿过走廊,走向了练习室,没有发现坐在办公室里通过窗口看他的尤长靖。

尤长靖愣了一下,他感觉自己好像做不到,因为自己每次笑都要笑好久,甚至还会停不下来。

那时候尤长靖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说林彦俊很冷,因为他常常在笑,但只是嘴在笑,酒窝在笑,但眼睛没在笑。那种笑容就像卖力的逢场作戏,等待收工的那一刻就如释重负地全部收回。

尤长靖想,如果有一天,他能和这个人关系很好就好了,那时候是不是就能看到他用眼睛在笑了呢?


尤长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梦到那些过去的事情,那不是已经过去很久了吗?一个晚上,他根本没睡踏实,醒了很多次,觉得头很疼,但梦到的画面却很清晰。

早晨林超泽大叫着尤长靖你给我起床了的时候,尤长靖觉得自己仿佛就才刚刚睡下一样疲惫,想要爬起来却觉得全身的骨头都疼。尤长靖觉得自己可能是发烧了,但仍然下了床,支撑着意志力换好了衣服去食堂。

没几天就要演出了,如果为了自己的事儿耽误大家训练,那就不合适了。

林彦俊到食堂的时候,看见林超泽他们已经在桌子上吃早饭了。他从柜台上要了两个鸡蛋、两个包子和一杯豆浆就走过去了。毕竟食堂的早饭真的不敢恭维,只能用来维持体力。

陆定昊在往嘴里塞鸡蛋,含糊不清地说:“林彦俊,你要吃鸡蛋,你去问Jeffery要啊……他的鸡蛋比较健康,比食堂的好吃。”

“喂,陆定昊,所以你今天早上又吃了四个鸡蛋?”林超泽质疑他道。

“小心鸡蛋中毒。”林彦俊白了他一眼。

“你说,Jeffery又买了几箱鸡蛋?是不是又吃不完了?”林超泽问,“毒害完他们宿舍,又来毒害你了?”

“看你说的,他的鸡蛋真的比较好吃啊。”陆定昊昂了昂头,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你不吃就算了,我吃,一个都不给你留,以后也不让Jeffery给你。”

“谁要吃你的鸡蛋。”林彦俊嫌弃地说。

相比起一大清早就清净不了的几个人,平时一定会加入战争的尤长靖此时端着一杯牛奶在喝,显得有些过于安静了。

“哎,尤长靖,你就吃这个?”林彦俊问。

“嗯,我还吃了一个水煎包。”尤长靖就差把头埋进牛奶杯里了。

林彦俊皱了皱眉:“一个?那哪够吃,你不得吃五六个?”

“好啦……其实吃了四个。”尤长靖轻轻地说。他怕声音一大,就更显得他嗓音低沉沙哑。

其实他是只吃了一个,一点胃口都没有,晕乎乎的,只剩下喝牛奶的力气了。但他又怕林彦俊给他整出什么其他早饭来,只好说谎。

“哦,我就说。”

林彦俊喝了一口牛奶,眼神不自觉地往尤长靖脸上瞟。

尤长靖皮肤一直都很白,但林彦俊觉得他今天脸色有点差,想问他是不是昨天淋雨感冒了,但还没说出口,林超泽就站起来准备去练习室了,连着尤长靖也端着盘子站起来了。

“我先去练习室了。”尤长靖说。

“好。”林彦俊假装埋头在吃包子。



飞快地塞完了两个难吃的包子,林彦俊就跟着去练习室了。正巧路过三号室就看见陆定昊在里边,边上坐着尤长靖和陈立农在聊着什么,就进去了。

漫不经心地说服陆定昊就留在这里练习爱你,爱你组和我怀念的组就这样平分了这间宽敞的练习室。

其实林彦俊有点担心尤长靖。

尤长靖今天明显不太对,笑得很勉强,唱歌声音也有点沙哑,跳了几个动作就喘得不行,一到休息时间就往地上坐、往墙上靠,按说他平时劲儿最大,一有空就要去和别人闹。

但他又开不了口去问他有没有事,即使平时和他相互抛烂梗的时候开口很轻松。有更大的原因是,心细的陈立农早就看出他不对劲了,一直问他:长靖,你是不是生病了?长靖,你要不要回去休息?

可尤长靖一直说:没事的啦。

林彦俊一边和董又霖商量爱你的间隙要不要做个剧情part,一边忍不住往练习室另一边转头。

“林彦俊,你今天心不在焉的啊。”陆定昊敲他的肩膀。

“没有啊。”林彦俊掩饰道,“可能昨晚没睡好。”

当尤长靖又一次做完自己part的动作就有气无力靠在一边的墙上,捂着嘴咳嗽的时候,林彦俊到底是忍不住了。

“那个,先休息一下吧。”林彦俊朝着自己的队友说了一句,就站起身大步走向尤长靖。

尤长靖倚靠着强,觉得整个人都快要熟成关东煮了,脑子里像有一团高温的烙铁在翻滚,又昏又沉。提着力气抬手咳嗽了几声,下一秒就感受到有一双冰凉的手大力握住了自己的手臂。

“喂,尤长靖。”林彦俊感受到自己触摸到的皮肤泛着不正常的热度,把尤长靖拉到边上。

林彦俊扳正尤长靖的身子,抬起右手覆上他的额头。手掌下是过分的高温,卷卷的刘海蹭着他的手背上,湿漉漉的。

“尤长靖,你烧成这样还来训练?”林彦俊的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上了一点愤怒,好像在气他,又好像在气自己。

“没关系的啦……”尤长靖想要摆脱他的手,往前一步,谁知连着高烧了一个晚上根本没有一点力气,差一点就没站住,被林彦俊用力拉住了。

“回宿舍,我去找医务老师。”林彦俊一把揽过尤长靖,做完动作才发现自己的举动有点粗鲁,放轻了手上的力气搂住他的肩,支撑着他一点力气。

尤长靖觉得眼前天旋地转地有点飘,但抓着自己的手臂力量却很大,比刚刚他靠的墙还叫人安心。

“尤长靖怎么了?”陆定昊见状况不对跑过来。

“发烧了,我带他回寝室。”

“哎哎哎我也——”陆定昊话还没说话就被董又霖拦下来了。

“叫林彦俊去吧。”董又霖说。

等陆定昊反应过来,林彦俊已经扶着尤长靖走出训练室了。

把连路也走不稳的尤长靖扶回寝室,还没进门林彦俊就看见就尤长靖那张上铺的床,一个转身改了方向,走向了自己的寝室。

等把尤长靖小心翼翼地塞进被子里,林彦俊才跑去医务室找医务老师,跑得大冬天里也满头是汗。医务老师折腾了半天,说尤长靖只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本来就感冒,结果一淋雨着凉才会发烧,只要好好休息吃药,应该没事。

医务老师留下了退烧药嘱咐要吃,人一走尤长靖就裹着被子睡着了。整个人缩在被子里,只露出柔软的短发。

林彦俊这时候才歇下来,弯腰伸出手想把尤长靖的被子拉下来一点,手刚刚触碰到被子的边沿,就听到尤长靖含糊地说冷,不住地使劲儿把被子往自己那边攥着。林彦俊不知道那一刻自己的心里是不是真的酸了一下。

尤长靖盖的被子是林彦俊从尤长靖的床上拿来的,因为尤长靖曾经说他不喜欢盖宿舍的被子,所以来被子都是自家带来的。那被子真的不厚,让一向怕冷的林彦俊觉得等他病好了,说什么也得换床被子。

林彦俊叹着气把自己的那床厚被子从陆定昊的床上拿下来,给尤长靖盖上,盖在他家的被子上面。尤长靖感受到被子的厚重感,往里边缩了缩,不再折腾了。

做完这些,林彦俊就把椅子拉过来坐在床边,无所事事了。他不想回去训练,早上他的part很少,距离午休也没有太久了,更是他不放心把尤长靖发着烧一个人丢在寝室。

伸手去触碰尤长靖的额头,还是温度很高。林彦俊皱了皱眉,寻思着该怎么办,不免有些焦灼。

看到尤长靖整个人把自己埋在被子里,林彦俊忍不住去把他的被子拉下来一点,至少露出大半张脸。他睡着的时候很像一只小动物,平时也像,但平时的尤长靖总是动态的,每一秒钟表情神态似乎都不一样,现在安静多了。他脸色很白,此时稍微有些不正常的泛红,轻阖的眼帘下,长长的睫毛弯弯的,让人很容易想起他平时亮晶晶的眸子。

忽然,林彦俊觉得自己好像被什么不知名的感情操控了神经,连他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他缓缓伸出了手,一点一点地,触上了尤长靖的脸颊。

冰凉的指尖触碰到他温热的皮肤的那一刻,林彦俊感觉手指像触电一样地弹开了。他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有一瞬间的慌乱和恐惧,回头看了看四周,看到走廊里和宿舍里的确没有其他人的时候才松了一口气。
像是逃避一样的,林彦俊赶紧站起来,去尤长靖的房间拿他的杯子,准备去接一点热水,冲一点蜂蜜水,待会给尤长靖吃药的时候喝。


尤长靖在昏沉中恢复意识的时候,觉得太阳穴很痛,整个脑袋都快要炸开了。不过身上的被子很沉很重,很温暖,让人感到踏实。

慢慢抬起眼帘,尤长靖努力地辨认这是哪里,因为这里并不是他的床。他的意识好歹清醒一点了,很快想到这应该是林彦俊的床。

可宿舍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非常安静。

都说生病的人很脆弱,本来就虚弱的身体给不了神经分毫的安全感,所以人也变得敏感消极起来。尤长靖在意识到宿舍里真的一个人也没有,自己是一个人被丢在这里睡觉的那一刻,格外地觉得难受。

可能是太热了,连眼眶都感到了灼热的感觉。

林彦俊去哪儿了?回去训练了?

这是尤长靖脑海里的第一个问题。不是室友兼日常保姆林超泽怎么不在,也不是那个天天腻腻歪歪的兄弟陆定昊怎么不在,好像也不是日常和自己关系很不错的陈立农或者朱正廷Justin为什么不在。

明明不在的人很多,尤长靖偏偏第一个想,为什么林彦俊不在。

然而——

下一秒宿舍的门就被推开了。

林彦俊端着很眼熟的自己的陶瓷杯走了进来。

那一刻,尤长靖觉得可能是自己发烧以来情绪最失控的一刻,连自己都觉得丢人,因为他居然觉得有点委屈。对林彦俊。

头依旧很痛,随着心脏的跳动而跳动。

林彦俊见尤长靖居然醒了,随手把陶瓷杯搁在桌上就走过来坐在床边。可看起来尤长靖的脸色依旧不怎么好,情绪很低落的模样,一句话都不说。

“你醒了?怎么样?”林彦俊问。

尤长靖的眼角以可见的程度一下子红了。

“哎,尤长靖,你说话,还是不舒服?”林彦俊一下子急了,伸手去摸他的额头,感觉热度还是没退,“要不去医院吧——你先把药吃了,如果半个小时还是不退烧,就去医院。中午导演他们都不在,去公司了,还得一会儿才能回来,我给他们打过电话了。”

林彦俊说完就站起来要去拿药。

其实尤长靖整个人发着烧、刚刚睡醒,眼前的一切都是模糊又恍惚的,他只是看见林彦俊站起来要走,就忽然伸手抓住了林彦俊外套的下摆。

尤长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是在那一瞬间希望林彦俊千万别走。

“林彦俊。”尤长靖的声音沙哑又干涩,很轻,“别走。”

感受到自己衣服被轻轻拉住的那一瞬间,林彦俊觉得自己心里的一根弦吧嗒一下就断了。他整个人都僵硬了,去拿杯子的动作定格住。

林彦俊从刚刚尤长靖的沉默和失神的眼睛就能看出来,也许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可这个动作已经超出了林彦俊的感情范围。

平时的勾肩搭背,偶尔拽着他的手臂,偶尔笑着倒在他怀里,他都可以勉强欺骗自己,这是普通兄弟也可以做的动作。可是这一刻,他分明感受到了,这个动作不一样,一下子越过了自己心里的那根线。

“我去拿药,就在宿舍里。”林彦俊下意识地解释,又加了一句,“没出去。刚刚我是去拿你的杯子。”

“哦。”尤长靖应了一声,放下了手。

林彦俊拿了药,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敢回头看尤长靖。只是脑海中想起尤长靖的模样,他平时笑的样子,平时拍他肩、凑到他耳边说话的样子,平时佯装生气地撒娇的样子……林彦俊不确定自己敢不敢撞上此时尤长靖湿漉漉的眸子和委屈的眼神,因为他仅仅是听到那句“林彦俊,别走。”就已经快要想象他的表情了……这样的话,他可能会——

“哎,林彦俊!怎么样了?”

林超泽还在门外就开始喊了,以旋风小超人的速度冲了进来,连带着陆定昊和董又霖、陈立农,一下子小小的宿舍就挤满了人。

只是,林超泽冲进来的那一瞬间就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可林彦俊在拿药,尤长靖躺在床上,怎么看都很正常。于是他只能笑,看着陆定昊跑过去把尤长靖的额头像红薯一样胡乱摸来摸去。

林彦俊把水递给林超泽,看着林超泽给尤长靖喂药。尤长靖被扶着坐起来,靠在床头,微微低着头,舔着嘴唇说:“不要吃……”但还是乖乖喝了药,苦得抿起嘴,眉头都皱起来。

林彦俊下意识地,放在身体两侧的手,攥住了刚刚尤长靖拉住的那个衣角。

评论(65)

热度(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