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HDDP_万千宠爱 (已退圈)

《甜心的制霸攻略计划》(中下篇)长得俊甜甜甜连载

这里是甜甜甜的攻略计划中下篇www
论甜心如何靠一己之力攻略制霸,还是…被制霸攻略呢x
其实甜心大概不知道,并不是谁都可以攻略制霸,如果他恰好成功了,那样一定是因为制霸自愿被攻略吧。
说不定,中下完以后就要下篇1.2.3了,所以这些篇幅名称…就让他们去吧,主要看我啥时候写完x
高考结束归来啦,希望大家喜欢w

(中下篇)
周日的晚上,林彦俊盘腿坐在床上看手机,闲来无事刷刷微博,点进了香蕉的官博里。刚刚洗完的头发还有些湿,搭在额前有一丝冰凉。以前每次他洗完澡,尤长靖只要看见就会拉他去吹干头发,说这样比较养生。

林彦俊只是无奈,吃麻辣火锅、喝冰汽水的时候尤长靖从没想起来健康,反而那么在意洗完澡吹头发这件事情。

寝室里很安静,窗外传来哗啦啦的雨声,急而细密,带着初春的凉寒。不知不觉就下起大雨了,林彦俊看向外面,黑漆漆的一片。

偌大的雨声就这样充斥着林彦俊的耳畔,充盈整个寂静的寝室。他记得雨下了好几个晚上了,之前却没觉得雨声如此得引人关注。

对了——前几个晚上,尤长靖的练歌声盖过了雨声。

一到晚上,尤长靖、陈立农和李权哲就会凑在寝室里,一边吃零食,一边聊天,一边大声练歌练声,妥妥的尤长靖老师小课堂。

“我怀念的——”

“我怀念的——”

“农农,第二个和声后面有一个转音。”

“你听——我怀念的——”

连着好几天,林超泽被吵得和陆定昊一起躲进了董又霖他们寝室。

“尤长靖,你声音真的很高诶!陈立农他们唱还好,你一唱我就心揪。”林超泽捂着心脏,叹息道,“你妹妹是不是也和你声音一样高分贝啊——”

“对啊,我们在家都是这样的。”

“哎哎哎,我听过尤长靖和他妹妹讲话。”陆定昊撑着头在一边,“一声比一声高,我耳膜都要被震破了。”

林彦俊想起来了。

今天晚上尤长靖和陈立农去录影楼那间有钢琴的练习室去练歌了,他下午吃饭的时候有和陈立农一直在讨论韩沐伯的大提琴的事儿。

安静得有一点不习惯。

可是,怎么会不习惯呢?林彦俊想。

以前,他在自己的世界里从来都是一个人。

在别人的世界里,他笑,他闹,他讲烂梗,跟着别人哈哈大笑、前仰后合。在别人看得见的世界里,他爱耍酷、笑起来有酒窝,和朋友勾肩搭背毫不逊色于陆定昊。表面工作,没有谁比他善于粉饰太平。

可他偶尔只是看着,看着别人热闹,期待别人热闹。

可跟在一大群人后面,看起来氛围很热闹,但他也只是跟着,走着走着,心思就盯着一个路灯走神了。也有可以讲话的普通朋友,但坐车的时候,他习惯于一个人坐,戴着帽子,把脸埋进领口的阴影里,晃着晃着就睡着了。

可他能够把手搭在别人肩上,却下意识地用一个小动作避开别人放在他肩上的手。

只是他背后的世界很安静。

手机屏幕在床板的阴影里透着光亮,林彦俊划了划官博,手指突然停在半年前官博点赞过的林超泽的一个视频上。

手机里传出了喧闹的声音,有点模糊的画面,镜头还有点抖。林彦俊依稀记得,是一次商业演出后香蕉的练习生们一起出去聚餐时拍的视频。

镜头后面是林超泽的声音:“别顾着吃啊,看镜头。”

紧接着画面里就出现了尤长靖的脸,那时他的头发没有现在这样乖,柔软乖顺的刘海搭在前额,而是像个小大人一样梳起来的。那时他刚刚进公司。

小大人。林彦俊笑了,他怎么会这样想,这样想的话,就像把尤长靖想成一个小孩子了,可他分明比自己还要大一岁。

“哇,林超泽你连吃饭都要拍啊。”尤长靖说话前先笑,笑得眉眼都弯了,才开始说,“你这样我都不敢放开吃了啦!”

那时候,尤长靖的口音更重,一股很浓重的马来西亚味道。

不像现在,港台腔重得别人都怀疑他也是台湾人。

“尤长靖,你脸太大了,挡住屏幕了!”陆定昊推开他。

然后,林彦俊就在视频里看到了自己。那时候他戴着一顶黑色边沿的帽子,坐在一众人的中间,靠走廊的位子。所有人都抬头在看林超泽的镜头,或说或笑,有点嘈杂,只有他一个人低着头,还在碗里的菜。

那时候的林彦俊一个人坐在所有人中间,让现在的林彦俊心里微微一动。

尤长靖好像一直都是那么有活力的模样,他站起来跑过去拽陆定昊,绕过李若天,用手掌遮住了林超泽的镜头。随即就是镜头一阵晃动,伴随着林超泽的叫声:“尤长靖你不要闹啦!”

镜头再安静下来就是高茂桐和姜京佐逗乐的对话了。

忽然——

那个带着马来西亚味道的高分贝声音在嘈杂声中很明显。

“林彦俊,你看镜头啦!”

高茂桐和姜京佐之间的间隙里,背景板的尤长靖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林彦俊边上,笑着伸手把林彦俊的帽子掀开来,一举一动带着少年独有的气息。

林彦俊盯着屏幕,有些出神。

视频里的林彦俊听到以后,没有抬头看镜头,也没有为了他的帽子而生气,而是侧头抬眼看向了尤长靖。

下一秒,镜头一晃,就被陆定昊挡住了。

林彦俊没有能看清当时视频里的林彦俊和尤长靖下一步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真的发生过这件事情吗?林彦俊看着视频里的自己,回想到。

想不起来了。

但他也想起来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为什么别人都不敢动他的帽子,只有尤长靖敢随随便便就掀了他的帽子?

是林彦俊自己纵容的。

陆定昊动一下他的头发,他瞪他一眼,陆定昊就吓得乖乖跑去和林超泽哭诉了。

而尤长靖曾跳着脚要碰他的头发,他甚至不易察觉地微微弯了腰。

刚刚进公司的时候,那个尤长靖,是个个子矮矮的、有一点点微胖的,腼腆又不自信的男生,在一群高大又阳光的男生里,他像一个格格不入的人。就像林彦俊在那群外向又开朗的男生里有些格格不入是一样的。

林彦俊常常坐在角落里,看着尤长靖说话时小心翼翼的模样,别人都说新来的练习生尤长靖性格特别好,但林彦俊分明看出来,他是在那样如履薄冰地讨好每个人。

别人调侃他的身高,调侃他的体重。尤长靖紧张地抓抓后脑勺,笑着不说话,但他的眉角分明是下垂的,明亮的眸子里充盈着极力掩饰的失落。

想起现在的尤长靖,谁说他胖,他都会瞪回去,挥出的手臂软打在那人身上,或是努力做出一副很穷凶极恶的表情,小声道:闭嘴。但是语气又完全是撒娇似的。也难怪朱正廷一直说他奶凶奶凶的了。

林彦俊觉得天气是有些凉,从床上爬起来,去卫生间拿了一条毛巾。但他很懒,拿了也懒得擦,把白毛巾就盖在头上,继续刷手机。

可脑海关于尤长靖这个人过去的回忆却很难再停下来了。

尤长靖到底和林彦俊是怎么开始慢慢关系好起来的,林彦俊忘记了。
他只记得尤长靖常常说:

“林彦俊,你干嘛这么凶的表情啊!”

“林彦俊,你这个样子要吃人喔!”

“林彦俊,你还蛮可靠的哎……”

明明别人经常讲自己很凶,但是尤长靖这个胆小鬼到底是怎么靠近自己的啊。林彦俊想不起来了。

只是林彦俊没发现,他就像一个小孩子,把自己锁在一个小房间里不让别人靠近。然后——他听见走廊里尤长靖的歌声了。他感觉,尤长靖好像来了。于是他就把锁打开,偷偷把门开一条缝,悄悄望出去。

他看见尤长靖在往自己这里走了。

于是他故意把房间里的音乐调成尤长靖最喜欢的,还放得很大声,让它从门缝里溜出去,钻进尤长靖耳朵里。

等尤长靖真的走到门口要进来了。

林彦俊把门吧唧关上,缩回角落里。

“吧唧。”门开了,尤长靖笑着进来了。

这时候,林彦俊就会表情很冷地想:为什么我锁了门,尤长靖还是进了我的世界?他难道会魔法吗?

这时候,林彦俊就好像忘记了,他的小动作。

林彦俊扒拉扒拉头发,水珠落在手机屏幕上,他用袖子抹掉。

啊——他想起来了,那件他记忆里最深刻的事情。

往常别人会说,尤长靖很依靠林彦俊,尤长靖也会说:林彦俊你很可靠诶。

直到那以后,林彦俊才意识到,哪里是尤长靖,明明是自己更依赖尤长靖。

那时候,是刚刚进入偶像练习生来训练。心气很高的林彦俊受到了评级、排位、再排位、初演排位的打击,眼看初次淘汰就要开始,林彦俊整个人落入一种异常消极的情绪中。

恰好那时候有点感冒,又恰逢聚餐,他在餐桌上被异常欢乐的气氛所压迫,被不好意思拒绝的热闹塞了很多油腻的炸鸡和肉。还没出餐厅的门,就在洗手间全吐了出来。

一出门回寝室,又是一群人打打闹闹,林彦俊实在吵得头疼,就默默地披了一件外套就去了天台。他只是被扰得烦了,想到天台上安静安静、吹吹风。

可他还没站多久,就听到后面突然传来一声“林彦俊!”。

一回头就看见尤长靖提着他的羽绒服站在后边,跑过来。结果他还没答应,尤长靖先一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力气大得有点疼,表情像是忽然松了一口气。

林彦俊不明所以地接过来羽绒服。

尤长靖的眼睛就像天台上仰头可以看见的星星一样,却带着小心翼翼:“林彦俊,我和你说哦,这个排名是一时的……我妹妹她还想要你签名照呢!我跟你说,你现在超级受欢迎的!过几天的第一次淘汰肯定没问题的!是她们没看见你有多帅啦……你别冲动啊……”

平时尤长靖的口音就老被自己和陈立农带跑,一着急说话很快,林彦俊愣了半天,突然意识到尤长靖……该不会以为自己想不开要跳下去吧。

林彦俊看了看四周,感觉自己站的地方的确距离屋檐有一点近。

他怎么也说不出来:你想多了。这种话。

于是他就坐下来了,坐在了天台的横梁上。

下一秒,他就感觉到尤长靖拉着他手臂的力道一下子松了,一转头,就看见尤长靖笑了。

“哎……林彦俊,你很吓人哎……说不见就不见了。”

“我出门还要报备吗?站起来鞠躬——我出门了。这样吗?”

“也不是啦……”

“林彦俊,你干嘛这么灰心丧气哦,你条件这么好,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我觉得你肯定能出道的啦!”

“是吗?”

“对啊……林彦俊,我跟你讲,我以前又矮又胖的,每次在学校表演,都有很多人笑我的……后来我就,我就来做练习生了,仍然有很多人笑我的……我长得也不好看,个子也不高,但是我觉得我得要努力做我想做的事情!所以——林彦俊你千万不能放弃喔!我现在排名还没有你高呢!你要做我的榜样哎……”

“好了,知道了。”那一刻林彦俊有点想告诉他,告诉尤长靖,你长得还是挺可爱的,见过那么多长得精致长得帅的男生,但是还没见过像你这样可爱的。

可他没说出口。

“哎,林彦俊,给你喝。”尤长靖从自己羽绒服里不知从哪里变出一个白色的保温杯,递给他,“里面是我特意去冲的蜂蜜柠檬水,还加了银耳和冰糖喔,特别甜又暖和的。我刚刚看你吃完都吐了,估计饿了吧。不过现在不能吃很多东西哦,喝点这个还是很好的。”

尤长靖叽哩哇啦又说了一大堆,多到林彦俊下意识就已经把保温杯接过去了。

林彦俊觉得把保温杯再推回给尤长靖不太好。

其实林彦俊从来不喝别人的杯子,不喝别人喝过的水,更别提用别人喝过水的杯子喝水。

但是他还是拧开盖子喝了几口。

真的很甜,又很温暖。

“好喝吧。”尤长靖喜滋滋地问。

“嗯。”

那一晚,林彦俊发现尤长靖的鸡汤真的很多,冲着他就灌心灵鸡汤,灌了他一个晚上,颇有些晕乎乎的。

可能是天台距离天空很近,所以星星特别明亮吧。

或者,是因为尤长靖笑起来比星星还让人感动。

忽然,走廊上传来的嘈杂的声音,然后就看见宿舍的门被推开了。

陈立农和尤长靖两个人湿哒哒地跑进来,特别是尤长靖,羽绒服整个被浸湿了,湿透的棕色卷发贴在额前,一甩就落一地的水珠。

外面刚刚在下暴雨,这两个人没带书。

林彦俊把头上的毛巾扔给尤长靖:“哎,尤长靖你是傻吗……赶紧擦干。”

“喂,林彦俊你又拿我的毛巾擦头发,很过分哎……你的没洗吗?”尤长靖看了一眼丢过去的毛巾,角落缝着一只小兔子头。

“啊——拿错了。”林彦俊说。

“彦俊——我借你毛巾用一下喔。”陈立农的声音从厕所间里传出来,下一秒他就拿着林彦俊的毛巾走了出来。

林彦俊感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和尴尬。

“哎——你用我的吧。”尤长靖突然把自己的毛巾扔过去。

“哦好。”陈立农没问什么,把林彦俊的毛巾扔给尤长靖。

尤长靖从林彦俊挑挑眉毛,装作恶狠狠地说:“这个人哦——我还是拿餐巾纸擦吧,不然又叫我洗他毛巾。”

“赶紧擦。”林彦俊有点生气地抓着他手臂把毛巾抡到他头上。

尤长靖这个人是傻吗?别人用他毛巾,他都直接扔掉再换的,哪里是洗一下这么简单?而且,这个人湿成这样还不擦干,大冷天的,感冒怎么办?

“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林超泽叫他给你送伞?”林彦俊问。其实打电话叫他也是可以的。

“彦俊,我跟你讲——”陈立农神秘兮兮地凑过来。

“当当当——惊喜吗!”尤长靖突然从羽绒服里变出一个抹茶蛋糕盒子,扔给林彦俊。盒子表面全部都是干燥的,里面的内容让林彦俊觉得有点眼熟。

哦——他想起来了。昨天周日他们去商场逛,自己很想吃甜品店的抹茶盒子,结果一天去了三次都说没得卖。
“林彦俊,我跟你讲——那个店主是我的粉丝哦,我有拜托她,所以今天她特地送过来的!像交接什么货一样,她在大厂的栏杆外面给我的——她说要把伞给我,但是我怎么好意思让女孩子淋着回去啊。”尤长靖笑嘻嘻地像在炫耀。

“所以你淋着雨从训练楼跑到大厂门口去拿这个?”林彦俊问。

大厂顾名思义很大,从几乎是最里边的练习楼跑到大厂门口,怎么说也要十分钟多。林彦俊突然有点不想吃这个抹茶盒子了,特别是看到尤长靖淋着雨过去又回来,脸都冻青了,还非要笑的样子。

“好了,赶紧的。”

林彦俊站起来去拿吹风机。

他那一刻还不知道尤长靖想要攻略自己的计划,只是想,尤长靖再这样,自己大概就要彻底沦陷了吧。

评论(9)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