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甜心的制霸攻略计划》(中篇)长得俊甜甜甜连载

这里是甜甜甜的连载中篇哦w
上篇和中上篇可以在我的文章列表里get到喔~
这是一个甜甜甜的故事,论被爱的人不自知却还想要去爱别人~一个人最可爱的模样大约就是不知道自己有多可爱吧quqqq
制霸攻略计划,现在开始啦w
希望大家喜欢喔!

(中篇)
身为处女座和处女座,尤长靖有时候觉得自己和林彦俊像得很,那就是都不像处女座。当被问及“你们在香蕉的时候,谁最爱干净?”的时候,尤长靖只好无奈地笑说:“都很邋遢的啦!”

林彦俊会花一个小时来洗澡,但不会花十分钟来整理屋子。

至于整理屋子这种事情,对于尤长靖、林彦俊、陆定昊这些香蕉练习生们,从来都是随缘的事情。间歇性干净整洁,持续性乱如狗窝,那些“间歇性”,通常都是林超泽实在看不下去,进了屋子都不知道脚踩哪里的时候。

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男孩,正是朝气满得要溢出领口的年纪,尤长靖表示脏乱差的屋子也代表了他们的活力。林超泽表示让他闭嘴。

不过,尤长靖经常会吐槽林彦俊。

因为他虽然可以允许屋子很乱,但是对于他自己本人却有着强迫症似的洁癖,比如衣服穿一次就会洗,从来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不吃别人咬过的食物,头发一点油腻也不能接受。之类的。

尤长靖表示:事儿真多。表面光鲜,其实是个连生活都要别人操心的人。

虽然尤长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但总是有勇气嘲笑林彦俊。因为林彦俊虽然看起来凶,其实不会真的凶他。

当然了,如果尤长靖问问那些后辈练习生为什么不敢靠近冷彦俊,那他就会知道其实林彦俊不是不凶,只是没对他凶而已。


“林彦俊!!!”尤长靖气势汹汹地推开宿舍的门,结果只有陈立农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正喝着可乐看视频。

陈立农见尤长靖进来,笑着打招呼:“哎,长靖,你找林彦俊喔?”和林彦俊一样浓浓的港台腔。

明明说话都是这个调,林彦俊说的话有点冷,有点酷,有点凶,但陈立农一开口却觉得像清风阳光一样清爽又可爱。尤长靖不由得觉得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对啊——林彦俊那个家伙去哪里了?”尤长靖很气愤,刚刚被鬼惊吓的时候,粉红色的连帽衫帽子被甩到了肩上,仍然没有意识到去把它整理好。

尤长靖去录影楼的路上碰到了林彦俊,他和陈立农两个人说说笑笑地走回来,见到尤长靖就说:“尤长靖,超级感动的!你会哭喔——小心别哭喔!”

林彦俊说的时候很认真,再加上他的手搭在尤长靖的肩上——尤长靖一不小心就忽略了他笑得有点过于认真。

“是个很感人的part。”陈立农也说。

结果尤长靖同学就天真地以为是个超级煽情的感人环节,在录影室门口,他对着墙酝酿了好久的感情——

香蕉的兄弟们来的时候一起在台上相互鼓励,姜京佐贴心地为他们的鞋底喷上水防滑,他当时轻轻说“我爱你们”……但是后来一轮轮淘汰过后……

尤长靖感觉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用手扇着眼角,让那一点湿润被微不足道的风吹干……

结果——

尤长靖此时很想打人。

天知道他被那只鬼吓到魂飞魄散的那一瞬间,居然想到如果林彦俊在边上就好了。虽然林彦俊也不是特别高,还挺瘦的,但是尤长靖莫名其妙地觉得林彦俊一定会笑出声来。

甚至脑海中还有那样真切的画面。

“林彦俊刚刚和林超泽走了。”陈立农把可乐递过来,“你要喝可乐压压惊吗?”

“农农你居然也和林彦俊串通……”

“哈哈,不好意思喔。”尤长靖一看到陈立农眯起眼睛的笑容,就决定原谅他了。

尤长靖于是在坐在林彦俊的寝室里开始玩他床上的一只兔子头饰,那还是尤长靖自己买给他的去年的生日礼物。当时林彦俊收到生日礼物,表情十分精彩,谁知道居然还没扔掉。

哦——林彦俊不喜欢别人躺他的床,虽然他的床也没多干净。

那我还就躺了,谁让他骗我。

尤长靖哼了一声,把腿也放上来。

我不仅躺,我还要枕他的枕头。

这样想着,最后,尤长靖把没叠的被子也盖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穿着一身从外面回来的脏衣服,成功玷污了林彦俊视为生命的床哈哈哈哈。尤长靖此时只想仰天长笑三百年。

“长靖,你很冷吗?”陈立农疑惑地凑过来,“你要不要穿外套?”

“我不是冷,就是想躺一下。”

“你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啊。我在等林彦俊回来找他算账。”

“哦——”陈立农似懂非懂地回头继续看视频了。

过了一会儿,屋子里的人就丰富起来,陆定昊盘腿坐在林超泽的床上吃起了薯片,董又霖和Justin、朱正廷坐在地上开始玩起了鲨鱼抽条机,时不时发出尖叫。

“陈立农,尤长靖为什么躺在林彦俊的床上?”Justin凑过来,“他不热吗?”

“不知道。”陈立农嚼了一口软糖,真诚地摇摇头。

然而,直到尤长靖抱着要报复林彦俊的心情躺了十分钟以后,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

这是林彦俊的床?!

这是林彦俊每天晚上都睡的床?

所以说,林彦俊每天晚上都是睡在床上,盖着这床被子,枕着这个枕头睡觉……

尤长靖忽然觉得自己有点热,可能是盖着被子有点捂得慌。

尤长靖有点不敢呼吸,因为一吸气就能闻到被子散发出的气息,是什么气息呢?尤长靖想,像林彦俊外套上的味道,也有点像他搂住自己肩的时候扑面而来的气息……

呼啦——

尤长靖掀开被子猛地坐起来,弹跳到地板上。

“尤长靖你怎么了?”朱正廷问,这下整个房间里的人都看向尤长靖了。

“没什么,就有点热。”尤长靖笑着掩饰。

“哦,你的感官终于正常了。”justin如释重负地说。

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

林彦俊和林超泽两个人拎着两大袋麦当劳的垃圾食品走了进来。

“哇——林超泽你们是天使吗!”朱正廷扑过去。

“你们在干什么呢?”林超泽感觉气氛有一点特殊。

“玩鲨鱼机。”董又霖挥了挥手中的木条。

Justin张开嘴:“刚刚尤长靖……”

下一秒,Justin就感到自己的脖子被勒到窒息,是被尤长靖的手臂卡住了:“什么也没有。”尤长靖笑着。

“正巧今天选管姐姐不在,赶紧买点垃圾食品回来吃,大家都有份的。”林超泽像知心大姐姐一样把麦当劳放在了小台子上,把一个个散发着香气的袋子拎出来一一摆好。

林彦俊也把袋子放在桌上,扔给林超泽收拾,小心地跨着步子来到自己床边,生怕踩到坐在地上的人。“哎?是不是谁坐了我的床?”林彦俊挑了挑眉毛,看向自己明显被动过了床铺。

“尤长靖刚刚躺了。”陆定昊恰巧错过了尤长靖疯狂按时到快要瞪出来的眼神。香蕉的练习生都知道林彦俊的神奇症状,似乎都明白可能要看好戏了,林彦俊battle尤长靖,谁赢谁输,马上揭晓。

“哦。”谁知道林彦俊只是哦了一声就坐下了。

“林彦俊,你要一起玩鲨鱼机吗?”陆定昊抓着一只麦辣鸡腿堡狠狠地咬了一口。

“好啊。”林彦俊好像心情不错地从床上站起来,也坐到了地上,恰好坐在了尤长靖的边上。

尤长靖感受到身边的人盘腿坐了下来,心里一紧。林彦俊坐下的一瞬间带起的风,他的宽松的套头衫,来势汹汹的气息让他无法忽略,和被子上的气息很像。

这一刻,尤长靖居然忘记了他是来找林彦俊报仇的。

“林超泽,给我一个汉堡呗。”尤长靖抽了一根木条,没中。

“要什么馅的?”林超泽问。

“卖烧饼哦,什么馅的。”林彦俊笑了一下,“不许给他。

“为什么啊!”

“因为你要减肥,再胖你就胖死了。”林彦俊抽了一根,没中,“你还是吃玉米棒吧。”然后他从自己身边的全家桶里拿出了一支玉米棒递给尤长靖,随后摸出一个鳕鱼堡,打开来,咬了一口。

“喂,林彦俊你不要太过分了。”

“看看你几斤,我几斤。再胖,你一上舞台,舞台就被压塌了。我还不想因公殉职。”

尤长靖瞪了他一眼,吸了一口可乐。

一旁的Justin凑过来:“林彦俊,鳕鱼堡!我也想吃一口。”然后没等林彦俊回应,他就扳过林彦俊的手臂,把鳕鱼堡拉到自己面前,咬了一大口。

尤长靖觉得,那一瞬间,林彦俊的任督二脉可能打开了。

林彦俊默默地收回了手,然后默默地把汉堡转了一个方向,从另一头Justin没有咬过的地方开始吃。没一会儿,朱正廷也凑过来咬,然后又被Justin夺走去吃,于是林彦俊就再没动一口,全进了justin的肚子。

“林超泽,把新奥尔良鸡腿堡给我一个。”林彦俊隔空喊道。

然后,一个新奥尔良鸡腿堡就越过很多人的头,被丢进了林彦俊怀里。

“谢了。”

“哇,林彦俊,你吃两个啊!”尤长靖翻了一个白眼,啃了一口玉米。

“对啊,不行啊——”

尤长靖表示心里在流泪,他最喜欢新奥尔良鸡腿堡了,而且,全家桶里应该只有一个新奥尔良鸡腿堡。但是他的确——最近胖了不少。

“啊啊啊啊啊——我中了!”陆定昊尖叫道。

“哈哈哈哈。”尤长靖赶紧凑过去嘲笑他。

林超泽无奈地看着这群疯疯癫癫的练习生们,宛如看着自家孩子一样“慈祥”地叹了一口气,把蔬菜沙拉的盒子扔进垃圾桶里,准备换一个位子继续观战。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一幕。

尤长靖和陆定昊玩得正开心,董又霖偶尔呆呆萌萌的,被陆定昊cue了也一副迷茫的表情。Justin和朱正廷也没安静过,在一边狠狠调侃。

林彦俊也参与其中,笑了半天,吃了一口鸡腿堡,看向正在笑得发出高分贝噪音的尤长靖,然后伸出手递到他嘴边。尤长靖似乎玩得很欢乐,表情极为生动,吧唧就在林彦俊刚刚咬过的地方咬了一大口,心满意足地继续拍陆定昊。

林彦俊的目光还停在远处的鲨鱼机上,收回手,自然而然地就着尤长靖咬过的地方就继续吃下去了。

说说笑笑的,林彦俊时不时抛出过时的梗,也乐在其中。

“再给我吃一口啦。”尤长靖头也没转,说完就侧过头在林彦俊的汉堡上咬了一口。

“再吃,胖死你哦。”但是林彦俊也没躲。

然后林彦俊又连着咬了一口被汉堡吃完了,揉了揉包装纸丢进垃圾箱,他顺手拿起尤长靖腿边的那杯可乐喝了两口。

全程他的目光和注意力还在众人的游戏上,动作自然得好像本就应该如此。

陈立农突然感觉自己的眼睛被什么东西捂起来了。

“农农,你还没成年吧。”林超泽问。

“对啊,怎么了?”陈立农十分疑惑地问。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小孩不要看这些。”

评论(42)

热度(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