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HDDP_万千宠爱 (已退圈)

《甜心的制霸攻略计划》(中上)长得俊甜甜甜连载

甜甜甜短篇连载啦!因为感觉上中下三篇写不完所以就出现了,上,中上,中,中下,下,这样的神奇标数。
这是一个甜心想要攻略制霸,殊不知其实自己才是被攻略的那一个的故事~纯甜呀。
希望大家喜欢~

(中上)
以前的公司的时候,尤长靖和林彦俊不是同期的练习生,虽然一起训练,也是能一起笑笑闹闹的兄弟,但说不上多亲近。

尤长靖对林彦俊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个天天因为叫外卖而被罚跑步的前辈练习生。因为林彦俊真的有因为叫外卖被罚过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次。

林彦俊说,他吃了又不会胖,而且训练要消耗大量体力,不让他吃他就很饿,就没法好好训练。

尤长靖听了想打人,为什么这个人吃了却不胖呢?

尤长靖作为一众练习生中以吃出名的练习生,深深感到自己的名不副实。因为尤长靖自己是爱吃东西,什么好吃就想吃,不饿也想吃,刚刚吃完火锅,看到提拉米苏蛋糕还是想吃。

“因为吃饱了才有力气唱歌啊!”他一直这样宽慰自己。
后来,尤长靖才发现,林彦俊似乎才是那个最能吃粮食的人。

为什么叫能吃粮食而不是能吃呢?因为林彦俊吃粮食不是因为多想吃,而是单纯地,就像他自己说的一样,原因只是饿。

经常和林彦俊吃饭的人就会发现他饭量大得惊人,食堂里的一份练习生的饭是真的不够他吃的。

于是尤长靖盘子里的米饭经常拨给吃不饱的林彦俊。
而林彦俊买回来的薯片经常进了尤长靖的肚子。

尤长靖一直很想知道,林彦俊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吃那么多像小山一样堆起来的粮食却不会胖。但是他忘了,那些粮食是用来训练了,而他自己吃的薯片蛋糕巧克力夹心饼干热量真的很高。

听说下午要去录一个抢座位的幼稚园游戏环节,香蕉的练习生特意提早结束早晨的训练去了食堂。林彦俊、尤长靖、林超泽、陆定昊四个人坐了一张桌子,午饭是白米饭、鱼香肉丝、蔬菜还有一个鸡蛋、一碗紫菜蛋汤。

尤长靖一想到昨天晚上自己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小心思,今天面对林彦俊不自觉地有一点拘谨,坐在他边上,右手一直往里缩,怕碰到他的手肘。倒是林彦俊十分自然地伸手敲了自己的鸡蛋,又把尤长靖的鸡蛋也敲了。

“我吃了喔。”林彦俊说出口的并不是疑问句而是陈述句,然后就把尤长靖的鸡蛋也塞进嘴里了,快得他还没有来得及阻拦。

“啊?怎么了,你不是不爱吃白煮蛋?”林彦俊疑惑地看着尤长靖。

也是,平时尤长靖不爱吃的白煮蛋都给林彦俊吃了。

“你吃我的鸡蛋,那我要吃你的肉。”尤长靖一脸嘚瑟地伸出筷子。

“哦。”林彦俊把盘子推过去,顺便把尤长靖饭盘里的白米饭拨了一大半到自己盘子里,装饭的那一块瞬间堆了起来。

尤长靖夹走了一筷子鱼香肉丝放在米饭上,红艳艳的汤汁瞬间浸湿了大米饭。“你哦,人神共愤!吃那么多还不胖。”

“哦?今天早上谁吃了朱正廷的抹茶蛋糕?”林彦俊回击道,“我不一样,我这是正常需求。”

“林彦俊,我的鸡蛋也吃不下,你要不要吃。”林超泽热心地问道。

“我吃两个鸡蛋够了。”

“小心鸡蛋中毒。”尤长靖瞪了他一眼。

“吃你的肉。”林彦俊把自己的鱼香肉丝又夹了一筷子放在尤长靖的饭上,“我可没白吃你的饭。”

吃完午饭的时候,林彦俊站起来时端着一个完全空了的盘子,而尤长靖盘子里的蔬菜还有剩下。“挑食诶你。”林彦俊把盘子倒掉,回头说道。

尤长靖默默咽下一口气,决定不和这个人计较。

好吧,他承认他早上吃了抹茶蛋糕和威化饼干所以饭点根本不饿。

四个人来到休息室等开拍的时候才被告知因为摄影师堵车所以延迟了半个小时,这时候休息室里已经有好多练习生在侯台等开拍了。

林彦俊本来是和尤长靖、林超泽坐在陈立农边上的空椅子上等的,谁知道不知怎么地,Justin、周锐他们也聚集过来,闲来无聊就飚起了土味情话。一旁的林超泽听得津津有味,拿起摄像机开始录。

ROUND ONE

“看那边。”林彦俊说。

尤长靖下意识地朝右边看去,除了Justin素颜的大脸以外什么都没有,下一秒就感到左肩被轻触的感觉,一回头就感到微凉的指尖触上了自己的脸颊。定睛一看,是林彦俊笑起来的酒窝。

四目相对。

如果说尤长靖的笑明媚又温暖,那林彦俊笑起来带着一种独特的清爽和凌冽,比起尤长靖圆圆的脸颊,林彦俊的面容轮廓分明,偏偏眉眼间带着一股毫不做作又少年气概的爽朗。

带着一点小得意,林彦俊的眼神就和自己的目光深深地撞在了一起。

有一点失措和恼羞成怒,尤长靖狠狠拍了他一下,瞪他道:“看外星人啊,你看。”

林彦俊笑着佯装躲闪。

尤长靖的目光落在他俩同款的外套上。

ROUND ONE尤长靖失败。

ROUND TWO

“锐姐你要不要过来。”尤长靖招呼刚刚进来的周锐。

“锐哥我不想和你们玩这么油腻的游戏。”周锐表示小仙女不参与这种土味的游戏,会沾染上土味。

“哎哎哎——叫我,我来。”Justin凑过来。

“我和你去吃烤肉,上面有猪肉,牛肉,羊肉,还有蔬菜,你要先烤上面东西?”Justin上场。

“我先烤吗?”尤长靖看向林彦俊,“我想一下,如果是他这套路的话……”

林彦俊的目光落在Justin搂住尤长靖肩膀那一侧的手掌上。

“你讲什么他都有套路。”林彦俊说,语气中带着一点不易察觉的嫌弃。

“好,那我先去烤猪肉。”尤长靖决定先姑且一试,眼神不自主地飘向林彦俊。

“你不应该先考虑我吗?”Justin一本正经地说。

周锐笑到对着镜子作呕吐状,趴在镜子上无法动弹。

“考虑,这个有点断哦。”林彦俊说。

“有啦,我觉得有啦。”尤长靖又一次看向林彦俊。

“那我给你买了个礼物。

“什么?”

“买了一个枕头。”

“什么枕头?”尤长靖有点不明所以。

下一秒,Justin就伸手搂住尤长靖的头把他按在自己胸前。

“哈哈哈哈哈——”林彦俊在一旁拍手笑道,动作幅度大得椅子差点翻了。

头触碰到Justin衣料的瞬间,尤长靖只是感到被套路以后的不可思议和一脸蒙圈。下一秒,他就想到了刚刚触碰到自己脸颊的那手指给自己带来的微妙的慌乱和窃喜。

如果是林彦俊用这个套路自己……

尤长靖觉得一瞬间心跳加速了。

所以,林彦俊和Justin的衣料,真的不一样?

ROUND TWO 尤长靖失败。

ROUND THREE

“我想录着玩诶!”尤长靖在一旁观战许久,看上了林超泽手中的摄像机。

“好啦,你拿稳。”林超泽把摄像机交到尤长靖手上。

尤长靖蹲着有点累,干脆拿着摄像机坐在地上拍林彦俊和Justin的土味情话争霸战。

看着尤长靖很乖巧地坐在地板上,毛茸茸的棕色卷发在镜头后边翘着,林彦俊不由自主的看向镜头。突然,林彦俊凑了过来,盯着摄像机问:“如果你喜欢一个人的话,你会怎么去表达?”

“如果是我的话,我就会一直看着他。”

他黄色的套头衫,银白色的直发,戒指圈状的金属耳环,白衬衫的领口。

一切都离尤长靖只有咫尺之遥,他庆幸自己躲在摄像机后面,摄像机的镜头挡住了他的脸,但林彦俊望向摄像机的眼神通过摄像机的小屏幕传递到他面前。有一瞬间,尤长靖甚至有一种错觉,那就是林彦俊在盯着自己。

“好了啦!不玩了。”尤长靖把摄像机扔回给保姆林超泽。

再玩下去,他就要失败三次了。

“那我去洗个手。”林彦俊站起来,走向休息室角落,“你过来一下。”

“干嘛?”尤长靖从地上爬起来,边问干嘛边还是跟了过去。

水龙头哗哗地响着,清澈的自来水冲洗着他骨节分明的手。“尤长靖,你看我在洗什么?”

尤长靖以为游戏已经结束了,愣了一下:“洗什么?”

“喜欢你。”林彦俊面无表情地望向他。

下一秒,林彦俊就跺着脚哈哈大笑,前仰后合,水溅了尤长靖一脸。

“哈哈哈我赢了!”

“林彦俊!!你幼稚鬼!!”

ROUND THREE 尤长靖失败。

林超泽看着两个人走向了洗手台,坐在了刚刚的座位上回看刚刚拍的视频。心里翻涌起一千万匹草泥马。

所以说,刚刚拍的视频,真的可以播出去吗?

尤长靖你明明在和林彦俊互相套路,为什么每次一笑就非要抓着林彦俊的手臂来回晃来晃去呢?林彦俊你要不要把看向Justin带有杀意的面无表情稍微收一收?林彦俊和尤长靖你们两个麻烦少相视一笑好吗?尤长靖你在被Justin套路,不要老是回头看林彦俊啊。

知心大姐一瞬间明了了一切。

原来尤长靖这家伙昨天问自己的那些话,是喜欢上林彦俊了?

啊……尤长靖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家伙每次看我都是随便瞧一眼,看林彦俊的时候怎么就非要用那种亮晶晶的目光看得专注得要命呢,任谁都能看出来啊。

尤长靖发觉自己最近很喜欢躺在床上,大概是由于这几天每天都沉浸在对林彦俊不可收拾的介意上。

以前可以随意地勾肩搭背,现在林彦俊搭在他肩上的右手就像一块滚烫的铁块,烫得他浑身不敢乱动。

但是林彦俊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呢?

想到这里,尤长靖就有点丧气,把头闷进被子里。

林彦俊又出去训练了,刚刚训练回来的林超泽就听到床铺上方传来叹气声。

“尤长靖,你前几天跟我说你很崇拜一个人啊。”林超泽决定先开口。

尤长靖的头果然从上面冒出来:“对啊。”

“是不是林彦俊啊。”

“你——你怎么知道!”尤长靖有点小惊恐。

林超泽暗暗吐槽,你那点全部写在脸上还有表情里的小心思大概除了你以外所有人都知道了吧。

“你喜欢林彦俊?”

“你怎么——”

“我有眼睛。”林超泽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但是林彦俊是……”尤长靖怅然若失地叹了一口气,“不可能的啦……如果……连朋友都没得做。”

“不如就去攻略他试试。”林超泽看似随意地一句话激起了尤长靖心里的万丈波涛大海。

他此时第一个想到的居然不是去反驳林超泽,而是问:“怎么攻略?”

这一刻,好像有一种奇怪的魔力在催动马大甜心的心脏,刚刚的失落和不安全部一下子消失殆尽,“攻略他”这个词像是有魔性一样在他脑海中游来游去。

林超泽坐在下铺叠他晒好的衣服,拿起衣角的手一顿。
所以——

大概全世界只有尤长靖不知道,对于林彦俊来说,他根本不用被攻略,而是只要尤长靖点一下头,他就会把他搂进怀里的存在。

被爱的人都不自知,因为他没有被林彦俊像普通朋友一样对待过,所以自然不知道林彦俊对他有多么不普通。

评论(21)

热度(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