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甜心的制霸攻略计划》(上篇)长得俊甜甜甜

这里是甜心的制霸攻略计划w
超甜的短篇喔√分上篇中篇下篇三篇更新完quqqq
论小(da)甜心是准备如何把制霸冷笑话王子攻略下来的!
(所以如果不是制霸同学愿者上钩,小甜心能轻易攻略制霸??)
这里荆禾w喜欢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文章喔!

(上篇)
“林超泽,你过来一下。”尤长靖趴扯扯正在玩手机游戏的林超泽。
“嗯?”
“你觉得,崇拜一个人是什么样子的?”尤长靖的大眼睛专注地盯着林超泽,十分期待的模样不像在闹着玩。
林超泽想:“觉得他很厉害,什么都好,谁都比不上他,自己有一点自卑,会不由自主地……”
尤长靖飞快地接过去话:“会不由自主地盯着他看,想要接近他,看到他就会很开心,发现他跟别人接触得很近就会不高兴。”说完,尤长靖咧嘴笑了,果然,自己就是很崇拜他。
平时热闹的宿舍出奇得安静,陆定昊和高茂桐去董又霖宿舍看电影了,林彦俊在浴室里进行他例行的一个小时洗澡时间,水声哗啦哗啦地响着。
“不对不对不对——后面是什么啊!”林超泽赶紧制止尤长靖说下去。
“不对吗?”尤长靖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问。
“不对啊……你说的,好像不是崇拜谁,而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吧。”知心大姐林超泽若有所思地如是说道。

尤长靖躺在上铺的床上,翻来覆去的,仰望着天花板。此时,就连床上放着的一包韩国泡菜味薯片都无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尤长靖玩弄着那包薯片的塑料包装,发出塑料揉搓的响声。
这好像是林彦俊帮他偷偷买的。
想到这个,尤长靖赶紧松手,把薯片扔到脚底下去。
谁知下一秒,脚一伸,又碰到那包薯片,发出响亮的声音。
尤长靖彻底绝望了,掀开压在身下的被子,整个儿把自己蒙起来,使劲儿把被子往脸上压,攥着被子,仿佛这样就可以压抑住心里的翻滚。
他有点不开心。
下午的时候,在练习室里大家一起练习,香蕉的练习室们自然而然地聚集在了一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尤长靖刚刚想拽着林彦俊和他讲待会儿去录影的事情,就看到他和陈立农、灵超两个人聊得正开心,还手舞足蹈地像是在比划着什么。
“林彦俊。”尤长靖叫了一声。
但是好像有点远,林彦俊没听到,或者说他实在太专注于和陈立农两个人哈哈大笑了。
“林彦俊!”尤长靖试着提高一点声调。
练习室里很吵,小鬼和朱星杰在角落里戴着帽子玩freestyle,朱正廷和Justin躺在地上翻滚来翻滚去,尖叫着抢蔡徐坤的零食,周锐在窗口弹着吉他唱歌,身边聚集了一帮小迷弟……
林彦俊还在笑,好像真的很开心的模样。陈立农说了一句什么,林彦俊就抡起右手玩闹似的把他带到怀里,卡住了他的脖子。灵超笑着过来解救被绑架的陈立农,惊动了在玩手机的木子洋。
他们在说什么呢?
尤长靖心里有点不高兴,说不上是哪儿不对,心底下潮乎乎的。
“林彦俊——”尤长靖走近了一点儿,又喊了一声。
这下林彦俊听到了,他放下陈立农的脖子,走过来,脸上还带着没有褪下的笑容。“怎么了?”他说。
平时,林彦俊话不是特别多,一出什么事儿,他就会用带着浓浓港台腔的调子问:“怎么了?”
但是今天尤长靖听到这句话,就突然不是滋味。
他本来想和林彦俊说,他们下午要四个人一起去录播室录一个游戏的小片段,是和觉醒东方的几个练习生玩对抗游戏,赢了还会有奖品,听说有可能是cream的小蛋糕,他最喜欢那家甜品店的小蛋糕了,如果是草莓味道的就更好了。他猜林彦俊也许喜欢抹茶的蛋糕,如果可怜兮兮地恳求编导姐姐,姐姐说不定会同意去买抹茶味的蛋糕。但是觉醒东方的练习生,尤其是秦奋和韩沐伯,看上去就力气很大又很强,除了会对周锐放水以外。
然而,想起刚刚林彦俊卡着陈立农的脖子还把他带到怀里,笑得八颗牙齿都露出来,前仰后合的模样。
尤长靖憋了半晌,只说了一句话:“林超泽说四点去201录像。”
思绪回到被子里,尤长靖又翻滚了一圈,试图把自己裹成一个巨大的五花肉寿司。下一秒,尤长靖又想,干嘛要裹成五花肉寿司,那不是变相说自己是猪吗?而且哪有什么五花肉寿司这种东西。
吐槽了自己半天,尤长靖想起来,哦,对了,烧烤的时候,林彦俊最喜欢烤五花肉。
过了一会儿,浴室的流水声终于停了。林彦俊从里面走出来,他只穿了一条短裤,赤裸着上身,拿着一条白毛巾在不停地擦自己的头发,抖了一地水。
“哎,尤长靖,你可以洗澡了。”林彦俊丝毫没有意识到尤长靖刚刚心里的内心活动与他多么息息相关,以及他影响了尤长靖一个下午的美好心情。
而这种“没有意识到”偏偏就很令人不爽!
“哦……”尤长靖闷头应了一声。
但是林彦俊没有走,他又说:“我的套头衫洗了还没有干,你的刚晒好在阳台上,我拿走穿一下。”他真的很高,尽管他站在地上,一抬头就和上铺的铺子齐平了。
“啊?”尤长靖呼啦一下坐起来。
林彦俊的头发还在滴水,他一边擦着,一边漫不经心地朝阳台上走去:“你不是有两件吗?我就不嫌你的套头衫又短又小了。”
说完,他抬头看了一眼,噗嗤一声笑了,露出两个酒窝。
尤长靖棕色的卷发七歪八扭地蹭着,还有几缕竖着,一看就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颇有艺术感的发型。
“喂,尤长靖,你这是什么发型。”林彦俊笑着说完,就钻进阳台去找尤长靖的白色套头衫了。
尤长靖心里咯噔一下。
自己,不会真的喜欢上林彦俊了吧。
可是听说林彦俊在当练习生之前有过一个女朋友啊。
可是自己明明以前也有暗恋过隔壁班的短发班花啊。
可是——
后来,尤长靖才知道,原来你不会在某一刻喜欢上谁,你只会在某一刻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谁。
原来,并不是天生喜欢男生,所以才喜欢上一个男生。
而是,因为喜欢他,才发现,原来自己会喜欢上一个男生。

评论(25)

热度(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