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禾

HDDP_万千宠爱 十八流作家。

《今天你也吃醋了吗?3》长得俊中篇连载,林彦俊×尤长靖

甜甜甜的中篇连载第三章喔www
醋王林彦俊出场w
希望大家喜欢哦uuu

第三章
周一下午,林彦俊正躺在宿舍的床上休息,初夏午后的阳光暖融融的,透过玻璃窗投射在他的床铺上。
中午一直是最安静的时候,出去玩的出去疯了,宅在宿舍的要么在睡觉要么在玩手机、看视频,还有去训练,或者有个人琐事要处理的。正当林彦俊无所事事地刷着自己的超话的时候,突然看到主页上有一条微博。
#长得俊##林彦俊##尤长靖#
后面贴着好几张他和尤长靖的合照、动图。
这是什么?林彦俊撑起头,不由自主地嘴角微微上扬,饶有兴致地飞快点开了那个超话,简介居然是:林彦俊和尤长靖,友谊地久天长!
友谊,地久天长????
林彦俊往下翻了翻。刚刚那条微博下面有人回复:不要带正主的话题呀!cp粉不能影响正主哦,快点删掉!
下一秒,那条微博就不见了。
cp粉?友谊地久天长?
林彦俊一条一条往下看,看到主页里几乎全部都是自己和尤长靖的视频、动图、照片。他点开高清的大图,图片上,尤长靖在低头玩弄手里的话筒,而自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看,目光柔和和专注。
自己真的有这样专注地看着他吗?
“喂,林彦俊,老师说下午两点要集合排舞哦!”朱正廷从门口进来,随手拿起桌上Justin的零食,往嘴里塞了一口。
“哦,好,来了。”林彦俊关掉手机屏幕,正要从上铺翻下来,又赶紧解锁,在#长得俊#超话下方按下“关注”,才把手机揣回兜里。

“喔——所以说,我们后天的综艺要给每个人都买出道礼物吗?”陈立农长大了嘴,吃惊又兴奋地看着Amy老师。
Amy老师对着围坐一圈的练习生说:“不是每一个,是每个人给九个人里的另外三个人买一样礼物哦,不是每个人都要送的。只能选三个人哦。”
“尤长靖,你要给我买什么啊?”Justin用右手拐了拐正在思索的尤长靖。
尤长靖被打断了思路,不满地叫道:“谁说我要送你礼物啊!”
陈立农转过头问:“彦俊,你要买给谁?”
“这个不能说吧。”林彦俊装作不经心地说道。
他要买给谁?他还能买给谁啊,就是不知道收礼物的人领不领情了。
由于平时都是被公司关着,不大让他们出去在大街上乱逛,怕随随便便地曝光,还会引起粉丝的尖叫和拥挤,所以为了让大家买礼物,公司特意派了车过来,载着九个人去了离公司不远的商场。
来接他们的是两辆六个座的面包车,林彦俊特意跟在尤长靖后面两个人的位置,一起上了第一辆面包车。林彦俊看着尤长靖坐进了一个两人座,紧接着,后面走的王子异就在他边上坐下了。
林彦俊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别过头去,坐在了尤长靖后面。紧接着,陈立农就坐在了他边上。要说先前有一百个人的时候,林彦俊最好的朋友无非就是香蕉娱乐的队友,和尤长靖、林超泽、陆定昊他们玩得最近。后来慢慢地淘汰了很多人,同样是台湾人的陈立农就开始和他走得很近。
别人都讲他们两个很不搭,一个天天都在笑,一个天天板着脸,可奇怪的就是莫名地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天天都在笑的人……林彦俊下意识地看向前面。
尤长靖不算高,一七几的个子坐在位子上,只露出一点头顶卷卷的棕发发梢,蹭在座椅的边沿上,随着他说话、笑,就会轻轻地晃动。
他也是一说话就要笑的人啊。林彦俊靠在椅背上,盯着那几撮头发。还没开口就会露出或开朗放肆或小心翼翼的笑容,有点乖,有点古灵精怪,偶尔笑得脸都变形,没有一点偶像包袱,就好像世界都被融化成水了一样。
要说林彦俊和尤长靖,并不是香蕉娱乐同一期的练习生,所以在公司里也只是普通的兄弟关系,只是到了偶像练习生以后……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林彦俊觉得有点烦闷,想不清楚。
看着他对别人笑,跟别人在一起玩闹,就感觉心里很堵,比别人踩了自己的白鞋一脚还要不舒服。
那家伙明明在录《偶像有新番》的时候说,最好的朋友是自己啊。怎么还能跟别人玩得那么好呢?
林彦俊想了一会儿,决定不看他的发梢,而改看窗外了。
身边的陈立农拿着车上的杂志的翻开,露出孩子气的侧脸。车子一晃一晃地开在午后的暖阳里,车子里的几个人都渐渐睡着了。
前几天大家一起出去采购的时候,尤长靖想要把货架上的奶茶拿下来,但是放得很高,他够不到,林彦俊站在那里没动,是因为尤长靖跳脚的第二下,朱正廷就帮他取下来了,顺带嘲笑他矮,两个人闹了好一阵儿;一周前,公司奖励他们冷饮吃,林彦俊没有给尤长靖拿,是因为他看到一大箱里有两支尤长靖最喜欢吃的口味,但一回头就看见他排在队伍末尾搂着小鬼的肩在土味rap,于是放下了那支冷饮,只是轻轻放在了别的口味下面,怕其他人先拿走;半个月前,大家偷偷溜出去吃火锅,林彦俊没有坐在尤长靖边上,是因为他看见尤长靖随手坐下后就把王子异托他拿一下的包放在了他自己边上的座位上,尤长靖本来叫了林彦俊一声,但林彦俊装作没有听到;一个月前,他们去拍杂志,尤长靖背后的带子系不上,林彦俊站在一旁看着他笨拙地对着镜子扣不上好久,正要忍不住去帮他的时候,尤长靖叫住了蔡徐坤;一个半月前……
林彦俊觉得自己并不是很小气,就是觉得有点不高兴。
陈立农并不是只有他一个好朋友,他会和蔡徐坤一起吃零食,和Justin一起躺在地方讲段子……但林彦俊一点也不生气。
大概是因为尤长靖一直都只和自己在一起吧。林彦俊想。
但尤长靖听不到林彦俊心里翻腾的大草原,他靠着椅背,觉得窗外的日光好暖和,就慢慢睡着了。坐在前排的小鬼看他睡得很香,玩心大起,就反跪在座位上,拿自己卫衣帽子上的一根垂着小球的带子上扫尤长靖的鼻头。
尤长靖睡意沉沉的,觉得有东西在扫自己的脸,特别痒,但最近实在是太累了,眼帘很重,在温暖的空气中根本睁不开眼,还想在睡一会儿。
“嗯——林彦俊你别闹了……”尤长靖半睡不醒中摆了摆手,“困……让我睡会儿……”
林彦俊愣了一下,在看杂志的陈立农也张大了嘴,惊讶地看着前面。
可惜,尤长靖下一秒就又回到了美梦当中,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
陈立农笑了,林彦俊平静地板着脸:“我什么都没干。”下一秒转过头去,心里的某一根弦啪地断裂,就对着窗外忍不住笑了。

评论(37)

热度(458)